一夕醉明君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一夕醉明君
一夕醉明君

 “我来脱了。”君姐交叉两臂拉扯自己的桔黄色裇衫向头部翻,半羞半喜地对着阿明说。君脱去裇衫之后便仰躺在床上。

  “此时此刻,还要留着内裤做甚?让我帮你把内裤也脱去吧。”听到明这个开口,殷实的君很快用自己的双手伸到腰下将这只肉色的蕾丝三角内裤从屁股下 方拉下去,仰抬双腿,一下子往脚后跟脱了出来。

  “君姐,你知我现在有多激动吗?”想着婚外第一次和这个脱光光的陌生女体挨在一起,接着就要将赤条条的自己和她裸合在一块,明腔血涌动,阴茎勃然 而起,不太粗,不算短,雄纠纠气昂昂地跃动着,在根部周围那浓黑似须的阴毛簇拥下,活象一把威风凛凛的“红缨枪”。

  “哇,这么厉害,吓晕我了。你虽然少我一岁,但也三十五了,想不到你那儿有这般雄伟。”

  “来,我们先抱一抱,拥一拥吧。现在,我拥有你的整个肉身,你也拥有我的全部躯体。”明伸出右手,从君的颈后圈过去,君顺应地倾左侧卧着,把脸埋 贴在明的臂弯内。

  “嘻,你的腋毛挺茂盛的,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儿,味很淡,它能使我兴奋。”君搔捏着明的腋毛,甜咪咪的笑着。

  “君姐,你的皮肤好嫩滑啊,肌肉好柔软啊,抱着够舒服的。”明边说边抚摸着君的后背。一会儿过后,明的左腿抬了起来,跨过君的右臀将君的身子摆成 仰卧,右手从君的颈后抽了出来,又从君的左腋下伸到她肩后,左手跟着向她的右肩下伸去,然后把脸贴在君的大胸脯上,左边脸贴一会儿,右边脸贴一会儿。 他又抬起头部,抽出双手分别轻柔而又有力地抚捏着君的两只又大又圆的球状乳房。时而把头埋在两只奶子的中间,让左右这对肉乎乎的奶子向脸部磨擦和挤压 ,时而用口唇亲吻高涨了的乳头。君闭眼潜心领略着明的抚爱,微喘着气息,起伏着胸脯,肌肤已是兴奋到热气腾腾了。她手臂伸张到了头顶,稀疏的腋毛散发 着阵阵的汗香。接下来明两膝跪立在君的胸前两侧,左手操起硬挺挺的阴茎放在君的乳沟上,让两个球乳夹了一下,然后象操作一把按摩棒一样,让阴茎在君的 胸脯上巡回搓抚。明的蛋蛋和阴毛又把君搔得阵阵发痒,君不由自主地用手去抓明的阴茎了。

  “阿明,你的好硬哟,热烫烫的。不瞒你说,我老公阳痿久了,现在总是硬不起来。”

  “这怎么行呢?常言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老公遗憾了。”

  “没办法呀,压抑惯了。”

  “你老公心底里应该会负疚的,你必须抚慰他,鼓舞他,主动配合他,或许可以得到改善。”

  “明,你老婆是什么样子啊,能说来听听吗?”

  “这个?嗯,她好象有点性冷淡,不想做得太频繁,又惰加配合,令我经常压抑着情欲。做爱时她很少赤裸着上身,会不会是由于乳房比较娇小?其实我很 想去爱抚,但她总是不肯。你胖她瘦,个子比你略高,米六左右吧。”

  “胖的好还是瘦的佳呢?”

  “君姐,你捉弄起我来了。我是男人,非同性恋的,唯性需要讲,只要是女人就得。”

  君笑得很爽。明执起阴茎扬放在君的脸上,又移向眼鼻口唇。两人都亢奋着。

  “君姐,今次我们应该开心向性了,让你占有我,我来占有你。来,先玩抚我的小弟弟吧。”说着,明将阴茎让君含着。

  “明,你老婆曾为你口交吗?”簘奏一曲之后君问。

  “偶尔吧,象走马观花,你能让我感受一次深喉吗?”

  君知情识趣,将明的整根阴茎没入口中。明那茂盛的阴毛此时摊着摆贴在君的面部上,明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快感传遍全身,得到从未有过的情欲满足。

  “君姐,真是爽啊,感激你的深情。”

  “这是我首次用嘴接触男人的性器,同样也兴奋极了。”

  “君姐,我们换个69式吧,你到上面去,任凭你玩赏我的宝贝儿,我来光顾你的下面。”

  “这让我觉得太淫荡了呀。”君虽然不好意思,但仍被饥渴的性欲望支配着。

  “君姐,你的阴户连毛茬都没有,小阴唇嫩嫩的,隐隐约约藏在缝里,我喜欢你这白白硕硕的香馒头。”

  “见笑死了,我不曾长过阴毛,不知道别的女人阴毛生来怎样。我们还是快点来做吧,我下面很想要啦。”君左手扯着明的蛋蛋向下拉伸,右手几个指头在 龟头处轻轻拿捏。整根阴茎的长度已达到了极限,最少也得十六公分吧。明的阴茎一柱擎天地耸立着,并且筋脉凸起,君越看越兴奋,觉得下体的阴水快流干了 ,里面空虚得要命。

  “好吧,我也急着要,你躺下放松,我马上来。”明掰开君那娇柔的小阴唇,看到里面润泽鲜红的瓣肉一起一伏,自己也澎湃不已了。

  明将阴茎放在君的阴户上抚慰了一会儿,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分开两片小阴唇,让锥鼓鼓的龟头倚了一下,又打开阴蒂上面的小包皮,让阴蒂完全暴露出来 ,在阴蒂根部周围和稍下一点的旁边两侧,平时被大阴唇夹护着的皮层撑开后显得红润嫩薄,还凸现着又有红又有紫的小脉管。明让阴茎头在小阴唇内湿润后往 阴蒂擦抚,又在这块柔弱的境地上游动擦抚着。接下来,明让一半的阴茎插入阴道内,然后分别在阴道壁的上下左右慢慢磨擦了几下,又向着四周,边打圈边挺 进一点。君的爱液在充分洋溢着。明沉下屁股让阴茎往上挑,几次浅浅的突进之后,徐徐地向纵深插入,马上又慢慢地抽出一点,准备第二次才来个最彻底和最 到位的深插。当明的阴茎即将到达深部时,君口干涎咽,微挺起腰,抬高屁股,躁动着等待明动作的完成,让自己把明的阴茎完完全全地接纳下来,彻彻底底地 占有它。

  明的阴茎已经最大限度地插到君的阴道深处了,整根儿被君的阴道紧紧地环拥着,容纳着;热热融融、真真切切地吸附着,深藏着。

  明的两只手分别顺着君的下腰伸到她屁股下方的阴道两旁,用力托着君那包裹着阴茎的阴户向自己根部的耻骨紧贴和按压,使两个人的性器高度密合着,不 让松懈。君闭起双眼,酣酣醉醉感受到了全身心那热切、那香甜、那美好得无法形容的快感,此际她觉得十分充实,好象整个世界已经不存在什么叫做残缺。她 已是深度满足了。

  明仍捂紧着。君陶醉,她的肉体被一个崭新的异性完完全全、丝豪不漏的占有着,同时她也占有着一个刚阳男人的裸赤之身。两个肉身都融汇着性交合的新 鲜血。君一阵痉挛,已经产生了阴道高潮。她缓缓地收拢双腿,将明的阴茎紧紧夹住,阴道的肌肉连同子宫都在收缩。明的阴茎撑住了来自君下体的压迫,忍住 了射精的激动。君终于放松了,她叉开双腿并抬高了起来,阴道内壁一张一合的,明的阴茎开始慢慢地抽动起来了,由于慢慢的抽送,明感受到在磨擦之中阴道 那既紧凑又一纳一放所带来的愉悦和性器的刺激。激情高涨不已了,他整根抽了出来,看了一下君阴唇内那红胀胀的肉芽和湿润润的阴道口,将跳跃着的阴茎放 在君的两片小阴唇之间,并用右拇指按住,上下连同阴蒂磨擦起来。君快感毕至,两只莲藕似的手臂伸到头顶,把腿抬得高高的,拱起阴户,急急等着明赶快完 事。明恢复了插入状态,两手再次放到下面托住君的阴户,开始进行大幅度的抽插。明兴奋的累加已到极点,猛烈又快速地撞击了几下,撑着,挺着,射精了。

  明把身子伏下来,中等身材的个子压在君的身上,双臂圈住君的上身。君很愉悦,手臂从头顶放下来,揽住明的后背抱着,两只脚勾到明的屁股上方去了。

  “君姐,我真枪实弹射在里面了,你让我多痛快啊。”

  “你也激情十足的,令我有多满意呀。”

  “君姐,听说子宫上环后偶尔有带环怀孕的,我可担心啦。”

  “嘻,那就生下来嘛,花旺果壮,不是乐事么?”君笑着打趣说。

  “我真是儒夫,胆大胆小的。”

  “我们是带着复杂脑袋的动物,所以有时渴望着简单。记住好了,难得的一次情,难忘的一番性。”

  “我们下床洗洗了,歇息后再来尽欢吧。”潮起潮落,明想着还要多来几个回合。

  君松开手臂摊在床上,明跪坐起来,慢慢地把稍软了的阴茎从君的阴膣里滑出,不稠不稀的精液搅着阴水也跟着从阴道口流了出来,直挂会阴,越过凹肛, 往下淌到垫在屁股下的纸巾上。

  ……

  明有些疲累睡着了,君却睡不着。回味着刚才床上的激情,君越发对性生活充满渴求。这正是她,作为一个正常生理的少妇,性欲越是压抑着越是奢望着释 放。

  两个钟头过去了。从来不曾裸睡的君,现在赤条条的躺着,她似乎觉得这是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她感到眼前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兴奋和刺激的神经总是活 跃着。看着身边光脱脱睡得正香的明——一个和自己初次性交了的婚外男人,激荡的心潮总是起伏着。她左侧身,右手伸去抚摸明的阴茎。软缩着阴茎一会儿又 坚挺起来,明也半醒了。

  “明,你的又硬啦。”

  “君姐,你尽管来玩吧,怎么搞都行,现在你就开始干我吧,今秋今夕,就是我们两个人的‘难忘今宵’了。”

  ……

  这一夜,这间不大的旅馆,明和君开的房间,灯光一直地亮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