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梦亦醒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亦梦亦醒
亦梦亦醒

“咚咚咚”,迷迷糊糊中我觉得仿佛有人在敲门,我懒散地从床上爬起来,不耐烦地回应着,“谁啊,这么晚了,还要不要人睡觉了”,同时拖着疲惫的身体向门口走去。

  “什么,这么晚了?我说你不会还没睡醒吧,都下午了,快开门”,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这声音不用分辨都知道肯定是小黄,这撸管男这时候回来干什么,等下,他说下午了,这才发现窗外早已是太阳当空照了。“来了来了,我靠,这时候你回来干什么”,门开了,门口除了小黄还有一个人,那是老王,这俩人同时回来,我稍微想了一下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嗯,多半是老师提前下课了,他们班这位专业课老师相当给力,经常上课不上完就走了,说什么下课晚了怕堵车,我靠,这算什么理由,再说这座城市也会堵车,撒谎也要编个好点的理由嘛,顺便提一句,小黄这小子逃课很正常,但老王是绝对不会逃课的,女朋友在外地,他们两口子其实算是高中恋爱不影响学习的典例了。至于他们同班的小刘为什么没有跟着回来,那根本不用想,一定是去图书馆看书去了,毕竟人家是准备考研的。“怎么,你们那位幽默哥又提前溜了?”,我顺道甩出这么一句,老王叹了口气说:“唉,他基本上没有按时下课过,每次都差不多还剩20多分钟就下课了”,小黄有些不耐烦地插嘴道:“你担心什么,他提前下课不是挺好的吗,你还怪他,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他们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争着,很快,老孙回来了,这下我知道是放学了,今天上午没课,但是下午我们是满课,至于我嘛,自然就在梦中度过了,今天教室里肯定不会满员,至少有两个人会缺席,一个是我,另一个嘛,自然就是小青了。

  “我说你小子还真走运,今天又没点名,你老婆也没来,我说你有时候还是克制下,这事弄多了对身体不太好”,老孙一回来就给我一顿教育,说实话我也习惯了,而且没有任何的反感,老孙是大二那年当上党支部书记的,他为人那是没得说,真的是非常好,要说他有敌人的话,那一定是眼红,因为他从不会惹事。他话里我的老婆就是小青了,关于我和小青的事情请参看前作。有句话说得好,只有关心你的人才会指出你的不足,所以我很诚恳地道谢:“老孙啊,兄弟接受你的教育,以后会注意的”。老孙看了看我,然后转身对老王和小黄说:“走,叫上小刘一起吃饭去”。然后他们就一同出去了,我这才想起该吃饭了,于是简单梳理了一下,箭步冲向第六女生宿舍楼,关于学校的建筑布置请参看前作,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坐在宿舍楼下我拨通了小青的电话,电话里的彩铃响了一阵就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很萌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疲惫。“嗯,谁啊”,听到这话,我可以断定这丫头还在睡觉,于是我清了清嗓子,“懒猪,你都已经睡了一天了,还没睡醒,快起来吃饭了”,“哦,是胖子哦,好吧,我等下就下来,你在哪儿呢?”,“我在你楼下,要不是有宿管,我早就冲上来了”,“啊?你都在楼下了,你稍微等下,我马上下来”,“不着急,你别慌慌张张的,慢慢来,我等你”,接着就挂了电话。十几分钟后,一个很清凉的女生出现在宿舍楼门口,虽然她打扮了一下,显得比较精神,不过她那睡眼惺忪的双眼却述说着她才睡醒这个事实,当然,这需要近距离观看。

  晚上我们在老地方解决了晚餐,说这是老地方一定都不假,自从我们确定关系,直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两年了,这段时间我们但凡在外面吃饭,基本上都是在这里吗,毫无夸张地说,老板看着我们进餐厅就开始点菜了,我们在那家餐厅吃的基本上都是点同样的几道菜,以至于老板都背下了。吃完饭后我们在学校里很悠闲地散步,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9点,对于我们来说,这根本不算晚,小青今天特别迷人,再加上那睡不醒的样子,我忍不住突然在她脸上捏了几下,她显然毫无防备,下意识退了一步,然后嘟起嘴用萌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要死啊,干什么”,我坏笑着说:“你今天特别可爱,实在是忍不住,所以就捏了一下”,说着眼睛就开始往下扫描,她注意到了我的变化,立刻阻止,“等下,不准,又在动歪脑筋,今天不准你乱动”,这两年里我已经在小青的身体上肆虐了不知多少次了,但是今天的她又让我有骑于胯下的冲动,真想马上把她按住好好地干一次,但是说真的,这两年我们的感情和性事都没有任何收敛的趋势,这不,昨晚已经是这周连续做爱的第三天了,关键每天都还很疯狂。今天虽然想,但是我的身体状态和她的身体状态已经明确告诉我应该缓一下了,再加上老孙刚刚的教导,我总不能刚刚才表态马上就忘吧,他说到底也还是为了我好。基于这些,我控制住了自己,但是在我的软磨硬泡下,这个晚上,我的手还是幸运地感受到了小青的娇嫩美乳的嫩滑与弹性。

  我们就这样手牵手在校园的林荫道有点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我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老孙”,小青看着我示意我接电话,“喂,老孙,什么事啊”,“你快过来下,小黄出事了,他今天晚上打篮球的时候脚受伤了”,“哦,你们现在在哪儿啊?”,“我们在市一医院,我已经叫了老王了,他应该快到了,小刘看书就莫打扰他了,对了,带点儿钱啊”,“哦,知道了,我马上过来”。挂完电话,我看了看小青,她看着我说,你有事先去吧,今天我先回去,晚上如果回来晚了,就直接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这女孩真的很善解人意啊,我再次为没有选错人而感到欣慰。我当然不会这样直奔医院,既然他们已经到了医院,说明很安全了,只是需要我去帮忙而已,那么我就可以先送小青回宿舍,然后再去,事实也是如此。我到医院门口,在ATM上取了大约2000元,因为老孙在电话里好像很急的样子说带点儿钱,说明他自己和小黄身上的钱都不够,所以我断定小黄的治疗费用应该不会太便宜。我进病房时,小黄已经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了,左脚整个小腿部分都被白色的胶带和纱布占据,就像木乃伊那种,我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么的激烈。老孙看见我来了,示意我没带够钱,我二话没说直接去交费了,这医院这么晚了居然还可以缴费,真是奇葩啊,过了多久,医生说伤口基本上处理完了,本来要住院的,但没有床位了,可以先回你们宿舍,后天空出床位了再住进来,后来得知,这医生是在家里被叫过来的,这无疑让我对医生这个职业生出几分敬意。回到宿舍,小黄很快便睡着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1点了,我拿起手机给小青发了一条信息:“我回来了,知道你已经睡了,晚安,小懒猪”。然后就问了下老孙相关的情况,老孙说:“唉,这瓜娃子,打篮球的时候居然看妹子,结果注意力不集中遭对方后卫直接丢翻”,我靠,这也可以,无语了,看妹子你还打篮球,没摔死你算好的。时间不早了,虽然今天睡了差不多一天,但我此时也困了,于是上床躺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小黄的床上一直很安静,在这里简单说明一下,因为某种原因,小黄和老孙的床位与老王以及小刘的床位进行了对调,也就是说现在下铺依次是老孙,我还有小黄。这小子昨天看妹子把脚弄残了,让他吸取点教训也好,不然就他这样的,整天待在宿舍玩电脑,看岛国特殊电影,偶尔出去打下篮球,找得到女朋友才怪。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小青,一看表,已经8点20了,我靠,今天老孙上课也不叫我一声,我翻身起来看到手机下面压着一张字条:“我先去上课去了啊,如果点名我帮你请假”,晕,错怪他了,原来他以为我累了不会去上课,此时我环视了下周围,老王还在睡觉,小黄就像一具木乃伊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小刘的床铺早已是空空如也,不用说,肯定又去看书了,像他这样的人,在大学如果找不到女朋友还算正常,但如果考不上研究生,那可真是没有天理了,俗话说你付出多少,就会得到相应的回报,大四毕业后我们五个都先后踏进了这个鱼龙混杂的社会,只有一个人还在继续深造,不解释,大家都懂。

  我看了下手机,没有任何信息和未接来电。奇怪,今天怎么回事,小青应该看到了我昨晚发的短信了呀,而且今天也没有打电话给我,好奇怪。我也没有多想,简单洗漱完毕,拿着书就往教室走。到了教室,小青的位子是空的,晕,原来是没起床啊,我转身离开,向第六女生宿舍走去,边走边给小青打电话:“喂,我说你也太懒散了点吧,都快下课了”,电话那头传出的果然是小青模糊的带有萌味的声音:“啊,胖子,你不会又在楼下了吧,等下,我马上起来”,算你还识相,没过一会儿,小青穿着白色T恤衫和深蓝色牛仔裤出现在我的面前,不可思议,这简直就像是昨天傍晚片段的重放,“想什么呢”,我还在发呆,小青轻轻锤了我一下,我立刻反应过来,有点语无伦次地说:“啊,没,没什么,你下来啦”,她看着我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然后看了下手机,突然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变得也太快了吧,“你居然敢骗我,你个死胖子,你不是说快下课了吗”,再次声明,我一点都不胖,176cm,72kg的身材,怎么能和胖扯上关系呢,实在不解。不出意料,小青看到时间立刻发现才9点,我立刻打圆场,“我说的是第一节课快下课了,嘿嘿,莫生气嘛,走,吃早饭”,小青哼了一声但还是牵起我的手走出了校门,很快,早餐解决完毕,她突然说不想去上课了,要去逛街。我知道这是她在生刚刚的气,所以二话没说,拉着她就往商业街去了。她中途跑进一个装饰还不错的小店,不让我跟着,晕,原来是去买文胸去了。回校的路上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说要看她买的什么,可她就是不让,最后抵不住我的死缠烂打,就很小声地说了一句:“一件性感的胸罩”,害羞的表情让我有立即亲她的冲动,不过这是在大街上,我还是有这个克制力的。下午我们一起去上课,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就这么结束了无聊的整个下午。

  我们依旧在最熟悉的老地方解决晚餐,这家餐厅的价格适中,味道也还不错,比较适合我们这些学生,老板还是一如既往地提前点好了菜,小青还吃饭的时候还说这家餐厅的布局很不错,空间利用得很到位,我顺便也看了一下,其实早就留意过了,只是既然她说了,也就顺便看看,我们今天是并排坐的,正对着的是点餐台,老板还在那里张罗着什么,点餐台的左边是餐厅的收银台,一个学生模样的女生正在那里忙得不亦乐乎,右边是一个通道,有很多顾客在那边进进出出,所以那边是个厕所。

  吃完饭晚饭后,她给她室友打电话说今晚有事,不回去了。我脑袋里的邪恶思想又开始作祟,迅速搜索着所有可能性,然后一一排除,最后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也是我最想要的答案。不过我还是要演下戏的,我故意问她:“宝贝儿,你刚刚和谁打电话来的”,“哦,室友”,“哦,有什么事吗”,“没有,我跟她们说下,晚上不会宿舍了”,说着她看了我一眼,好确定我是不是又在捉弄她,我自信演技不错,至少我演出了那种蒙在鼓里的感觉,我摸着头问:“啊,不回去,那你住哪儿啊?”,这句话我知道问错了,刚刚演技全废了,果然她的拳头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我的胸上,“你个死胖子,自己心里清楚”。好吧,不装了,我此时的脑海里全是小青一丝不挂的样子,等下又可以享受眼前的美人了,想到这里我裆下撑起了一个大帐篷,我今天穿的不是牛仔裤而是运动裤,所以没有办法遮掩。我也没太在意,拉着小青往宾馆走去,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我虽然不在意,但是有人却会在意,没多久,一阵隐痛从下身传来,我转头看着他,她的嘴又嘟起了,不用想都知道,刚刚的痛是拜小青所赐,一定是她看到我下面鼓得太高,所以想用痛楚让它老实点,可是痛在我啊,唉。

  到了宾馆,履行了简单的手续就上楼了,一进房间,我就上床靠着,小青很乖巧地靠在我的身上,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说实话现在的电视节目质量是相当低下啊,不过还有唯一的用处,那就是耗费时间,很快时间就接近10点了,我知道该办正事了,我摇了摇身旁的小青,居然已经快睡着了,“嗯?干嘛,好困哦”,“乖,去洗个澡就不困了”,“你个死胖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鬼心思”,“哪有,你错怪我了,我是个正直的人”,“又是这个,我都听出茧了,算了,本来今天就是来陪你的,走吧”,这小妮子根本就是自己想要嘛,还在这儿装,很快,我们就坦诚相对了,在浴室里,以前看片子里很多在浴室里做的,我们很少在这种地方做,基本上都是突发奇想,比如今晚。我们在浴室里清洗着身体,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定神盯着小青,她也看着我,“你,你要干什么”,“我要吃了你,先从小白兔开始吃吧”,我知道各位一定会觉得我们的对话很没有营养,不过事实的确就是如此,我们就在这样幼稚的对话中开始进入了正题。

  浴室喷头不断地喷出热水,热水打在我们的身上,我们很有默契地吻上了彼此的唇,用舌尖吮吸着彼此的味道,贪婪地接收着平时看来很恶心的唾液我将指尖轻轻落在小青的两粒葡萄上,轻轻地拨弄,加上热水不停地从空而降,小青很快就发出了喘息声,她的手很自然地抓住我的小弟,然后熟练地撸动起来,此时如果征服一个女人,应该就是立刻进入她的身体,不过,我今晚不是来征服女人的,是来享受属于自己的女人的,怎么可能这么快进入正题,我的手指开始在小青的嫩乳上肆意舞蹈,就像弹奏乐曲一样,这种酥痒的感觉让她不停地颤抖,手也不停地触碰我的龟头。我一点都不着急,每个动作都很轻,手始终游走在她那娇嫩酥胸周围,不时轻轻用指尖挑捏她那两颗挺立的小葡萄,我能感受到她的喘息声很急促,我的手真切地感受着小青椒乳的弹性和嫩滑,迟迟不肯离开。但终究还是要前行的,双手很不情愿似的离开了山峰,慢慢下移,来到湿漉漉的杂草丛里,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寻欢,手指很熟练地找到了洞口,然后缓缓地走了进去,感觉到里面畅通无阻,应该已经溪流成河了,我轻柔地进进出出,嘴很自然地找到了山峰的顶端,贪婪地吃下顶峰的葡萄,在嘴里细细地品味着肉粒的嫩滑,下面手指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上下开弓让应该可以让小青感到欲罢不能,我看着她通红的脸颊,听着她那急促的呼吸,开始加大力度和速度,由于我的突然变化,小青忍不住叫了出来,“死胖子,别弄了,快点儿进来,啊,快点”,说着便抓着我的小弟往丛林送,我知道小青已经受不了了,我刚刚那样应该持续了差不多10多分钟了,可以开始了,我的小弟已经抵在了桃园洞口,虽然有热水不停地打在身上,但还是很明显得感觉到洞口有滑滑的液体流出,我扶着小弟在洞口徘徊,弄得小青急促地喘息着,感觉差不多了,我硬身一挺,整根肉棒都没入桃源洞中,一股暖流紧紧包裹着我的小弟,我开始无阻地进出,虽然她的桃源洞还是很紧,仅仅比初夜时松了一点,但是她洞内不断涌出的溪流让我的进出可以说是轻而易举,随着我的抽插我听到她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这也让我异常得兴奋,我抽出小弟将她翻了一个身,然后从后面进入,两只手迅速找到她的嫩乳,然后抓住,用手指在上面即兴地弹奏,下面逐渐加快速度,开始只是浅入浅出,随着动作地加快,后面每一次都进入得很彻底,基本上能算是深入浅出了,很快,我们同时高潮了,再怎么兴奋,头脑还是保持必要的清醒,在要射精的一刹那我抽出肉棒,迅速把她翻过身,尽数射在了她的小腹上。

  我们抱在一起休息了片刻,开始清洗彼此的身体,很快,我们便洗完出来了,小青真的是太美迷人了,我迅速走出浴室,然后躺在床上,目的就是不能错过美女出浴图,一会儿小青裹着浴巾出来了,好一幅美人出浴的画卷啊,我还来不及遐想,一只纤细的手指触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定神一看,小青食指弯曲,慢慢地动着,是个人都能看懂这是神马意思,这小妮子居然在勾引我,好吧,我让你勾引,我迅速从床上起来,同时抓住小青细嫩的胳膊一个反扣,她就乖乖地躺在了床上,房间的窗帘早已拉好,当时的我就像一匹饿昏了的狼一样扑向了倒在床上那手无寸铁的羊。很快,我们便缠绵在了一起,然后就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了,重复几乎一致的叙述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在这里我就不再多赘述了,晚上我们加上浴室里的那次一共做了三次,今夜注定又是一个疯狂地夜晚。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我们去宾馆餐厅吃了早餐,然后在前台结了帐就离开返回学校了,一路上,我们没有说一句话,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们经过老地方,我下意识地看了下餐厅,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过也没多想,进学校大门的时候,小青终于开口了,“胖子,你说这学校大门设计得好难看,你看,这门本身不大也就算了,最搞怪的是学校的名字居然写在那里,难道不能放正中间吗?”,总感觉今天的小青有些奇怪,刚刚一句话不说,现在又注意到学校的大门,学校的名牌,我顺着看过去,的确感觉很不协调,学校的大门左边写着“四川XX学院”六个烫金大字,怎么会这么设计呢,一般都是写在正中的吧,小青的观察力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管它的呢,这也不一定是坏事啊。

  上午上课一切照旧,老孙很奇怪我居然来上课了,这也不奇怪,平时我要是晚上不回家,肯定就是和小青开房去了,那么第二天铁定是不会上课的。我觉得奇怪的倒不是老孙,而是身旁的小青,从今天早上开始她就不对劲,到底怎么了呢,真的好奇怪。尽管如此,我仍然没有多想。中途小青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表情变得更加僵硬,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一样,失魂落魄的。我实在忍不住拍拍她的肩膀,问道:“宝贝儿,你怎么了,我看你不太对劲啊”,看得出来小青很低沉,她发呆了一会儿轻声说:“胖子,中午吃饭你先去,我有点事情”,“嗯,好,你没事吧”,“没事”,简短对话之后,我接下来的时间里全部都在想这件蹊跷的事情,再怎么想我也想不出原因,想必也没什么大事,索性我也就不想了,当时我根本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结束。

  中午我一个人独自来到那家餐厅,还是那样独特的摆设,老板见我来了,上前递给我一个封信封,说这是那个女孩给我的,然后就摇摇头走开了。顿时从心底生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我迅速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背景是小青最喜欢的图案,而内容却让我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小青说她以前的男朋友来找她,要求复合,而且那个男人居然背着她一直对她家里人说了很多他们之间的事,关键是他现在在经营一家小资公司,手里有点积蓄,准备和她结婚,家人已经同意了,家人现在让小青回去办理结婚手续,应该是想尽快生米煮成熟饭。信中小青让我忘了她,忘了我们的一切,不要去找她,根本找不到。这样的答案,实在让我无法承受,我没有心思再想任何事情,我几乎要崩溃了。

  我抱着唯一的一线希望拨出了小青的电话,“您好,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电话里的女声让我陷入绝望的境地,难道真的离开了,我突然想起什么,再次打开手机,拨出了班主任的电话,“嗯,她请假了,说回家有事,诶,不对啊,你怎么会不知道啊”,“知道了,谢谢老师”,彻底绝望了,她如果登记了,那以后如果和我在一起就必须离婚,这对她的影响,算了,还在做什么梦呢,都这样了我还可能和她在一起,那简直就是做梦啊,我仰天长叹:“老天啊,多么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啊”

  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去上课,都这样了,我还去上课这怎么可能呢,这是有一个人必须介绍一下,前作和本作前面都没有提及到此人。他,和我是同班同学,准确说应该是我的哥们儿,之前和小青的很多事情,他都在场,他一直祝福着我们,在学校里他绝对是我的死党。他就是同在二楼寝室和我相隔不远的老周,之前我生过两次病,都是因为喝酒,有一次小青有事回家,他硬是在医院陪了我整整两天两夜,我们之间就是铁哥们,自家兄弟。在今天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老周再一次成为照顾我的人,我越想越气,唯一想到的事情就是喝酒,晚上我打电话让老周过来,老孙不胜酒力,先回宿舍了,原来他们都知道了,我和小青整个下午都没有上课,小青请了假,所有人里只有我不知道,我知道这些后真的要崩溃了,我就像疯了一样,拼命地喝酒,想要通过一场大醉来麻痹自己,我在一个KTV包间里狂吼以发泄内心积聚的愤怒,而老周,自然就是陪我疯的那位死党了。

  喝完酒早已是深夜了,老周扶着醉熏熏的我摇摇晃晃地向宿舍楼走去,一路上还不停地安慰我,“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个女人嘛,改天哥们儿给你介绍一个,其实那个小青除了长得还行以外,其他也没什么好的,是你自己陷得太深。没事,咱找个比她好的,让她以后慢慢后悔去”,其实平时他对小青的评价还不错,现在估计是为了安慰我吧,后面还说了很多,由于当时我醉意太浓,基本上都记不清了,反正无外乎就是说小青怎么怎么不好,让我不要太受伤之类的,总之都是一些安慰的话语。

  就这样,我们进了宿舍楼,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么晚了,宿舍楼居然还开着门。一进门老周让我先靠着墙,然后对宿管阿姨说了些什么,接着就扶着我上楼了。在他和宿管阿姨说话时,迷迷糊糊间我的目光莫名地停留在那位宿管阿姨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上,一种不协调感骤然而生,她手指上的戒指不对劲,但是由于刚刚才喝完闷酒,头疼得厉害,我始终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算了,现在我也懒得多想。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躺在了寝室的床上,从刚刚开始,除了宿管阿姨的戒指让我突然清醒了一下以外,一路上我都是处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下,至于老周敲门把我送进寝室还是寝室门本来就是开的,这就不得而知了,而且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重要性可言。老周看着床上意识不清的我,轻叹了一声,然后对老孙说,“唉,他今天晚上喝得有点多,麻烦你晚上多注意一下他”,虽然我喝得可谓是酩酊大醉,但是这一切我还是看在眼里,心想着这才是真正的哥们儿啊,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照顾我了。在给我盛好热饮水后,他转身对我说,“等下把这水喝了,好好休息一下,别想太多,明天要是不想上课的话给我说一声,点名的事情我帮你搞定,我先走了”,我用尽力气点了点头,“嗯,你先回去吧,谢谢,麻烦你了”,“我们兄弟之间还说这些,见外了撒,好身休息”,说完他又给老孙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

  老周走后我试着轻轻地移动了下沉重的脑袋以环视周围的情况,好家伙这么晚了,五个室友没有一个在睡觉的,都坐在各自的电脑前激烈地战斗着。我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小黄的电脑,屏幕上不出所料呈现的是岛国某位着名美女老师正在用最原始的动作诉说着生活的画面,而屏幕前这位正兴致勃勃地戴着耳机在电脑前很有节奏地抖动着。唉,这货看来是真的没救了,要知道他昨天因为打篮球才受过重伤啊,虽然伤着的是脚,但多少还是应该有些影响的,现在又看这么让人热血澎湃的教学录影带,关键是等下免不了还要去洗手间完成某项运动,肯定会对恢复产生莫大的影响。算了,现在哥哪有心思去管这撸管男啊,自己好不容易开始了期待的恋爱人生,结果还不到一年又要开始悲催的单身生活了,想到这里再次不争气地泪湿了眼眶。我那么爱她,她为什么,她怎么可以这样,唉,算了,只能怪自己不争气,还是不要东想西想了,睡吧。

  就在我闭眼的瞬间,小黄取下耳机,起身去洗手间了,看着他右脚缠着绷带,一瘸一拐走路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想笑的冲动,过了一会儿,洗手间里传出了低吟声,怎么这货还真的,没救了,真是没救了。突然,刚才在楼下的那种感觉又一次出现。等一下,右脚的绷带,右脚的绷带,我记得他前天是,想到这里,刚刚还昏昏沉沉的我瞬间头脑异常清醒,难道,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刚才看到楼下的宿管阿姨的戒指,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嗯,莫非真的是这样,此时我的大脑仿佛完全无视酒精的作用,飞速地运转着,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了,如果这里也是一样,那么今天发生的一切只有一种解释。我越来越兴奋,我突然坐起,我敢肯定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老孙吓了一跳,因为调换床位后,老孙和小黄的床位就在我的一前一后,因此我有动作他是肯定会发现的,况且刚刚老周还给他叮嘱过对我多加注意,他很惊愕地看着我,我没有理他,准确地说是根本顾不上理他,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我迅速拿起刚刚老周从我口袋里拿出来放在我床前的电脑桌上的手机,打开相册,翻看照片的手有些颤抖,但是并不影响我找到那两张照片,一张是不久之前拍的学校大门,照片里大门右边“四川XX学院”六个烫金大字赫然在目;另一张是之前小青的照片,背景是我和她常去的那家餐厅,当然也是见证我们结束的地方。照片里的收银台,啊,果然如此,证实了我的猜测后,我慢吞吞地放下手机,苦笑了一下,老实说其实是自嘲,平时洞察力敏锐的我,在同学、朋友中常常被称为侦探的我,居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这岂不是应该深刻自我反省一下,哈哈。

  我越想越觉得很可笑,可是却着实吓着了老孙,我这才想起他,于是很友好地给他打了个招呼,我没有意识到他对我的行为已经感到恐慌,再看我这样,他吓得直接拨通了老周的电话,老周接到电话后还以为我出什么事了,迅速赶了过来,进门后看到我完全不像是喝醉酒的状态,就关切地问,“你怎么了,莫吓我哈,现在医院关门了”,我先是一怔,然后便笑着说,“哎呀,我没事了,我现在很正常不是吗,你过来了也好,我还打算过去找你呢,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老周和老孙很是担心地看着我,“你不是伤心过度变傻了吧”,我带着疑惑说:“什么伤心过度,我为什么要伤心,我开心都来不及啊,我没事,放心”,老周还是不放心,接着说:“你和小青分手了,今晚喝酒醉得不省人事,现在你又这样,唉,你让我放心,这可能吗”,我终于明白了,我居然再次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于是我清了一下嗓子,很正经地说:“听着,你们不是老是喜欢叫我侦探吗,那我现在就给你们解释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我喝了一口把桌上的热饮水,他俩看我表情很严肃并不像开玩笑,所以都没有说话,等着我的解释。我接着说:“首先今天我和小青分手大家都知道,所以我暂不谈这个事情,这两天发生的一切都很诡异,你们不觉得吗?”,他俩不解地摇了摇头,只是奇怪地看着我,片刻后我继续说着,“其实现在想来,我和小青从分手的形式,理由以及后来发生的事都有不合理之处,不过你们既然没有发现异常,这里面的事情你们也不是很清楚,那么我就从晚上喝酒后说起,老周你可能没有留意到你送我回来说,宿管阿姨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我看到了的,这很正常啊,那个宿管阿姨结婚了几年了”,我摇了摇食指,“不,我说的不是戒指本身,而是位置,女士的结婚戒指怎么会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呢?刚刚我在楼下就感觉不对劲,只是始终没有想起是哪里不对劲,这是不合理之一;其次,也是真正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小黄刚刚上洗手间,他右脚缠着绷带,老孙,你应该很清楚吧,小黄前天打篮球在突破的时候被对方后卫绊倒,左脚严重受伤,医生说要先在寝室休息等病房空出床位了再住院,那么怎么会是右脚缠着绷带呢,这是不合理之二”,老孙似乎想起什么,很自然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拿起手机,打开相册,指着那张照片说:“再次,你们看这张照片,这是小青,不过现在不要看她,重点是她身后点餐台右边的收银台,我们大一时也去过那家餐厅,可是今天,收银台却出现在了点餐台的左边,这不是太奇怪了吗,这是不合理之三;最后的这张照片的背景,相信你们都很熟悉吧,学校的校门,发现什么了吗?照片里也好,现实中也好,学校的名字是在大门右边,而今天它却奇迹般地出现在了大门的左边,这就是不合理之四。”说到这里,老孙和老周同时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我,但是都没有说话,仿佛事已至此大家都明白一切,只是谁也不想揭开真相,既然这样,只好如此了,我用清晰有力的声音说出了我的结论:“综合刚才的分析,能够导致这四处不合理在今天同时发生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一切都是梦境”。说完,他俩有些沮丧,老孙一声不吭地玩着游戏,老周也默默地离开了,至于我,静静地躺下,等待明天,真正的明天,清晨被人叫醒,然后去上课。

  “喂,快起来咯,要迟到咯,这个老师绝对要点名的”,老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懒散地睁开眼睛,熟悉的一切,我再次看向小黄,只见他躺在床上,而电脑安静地躺在他的枕头下,呵呵,终于天亮了。我猛地想起什么,翻看了下手机,然后迅速翻身爬起,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飞奔向教室。刚进教室就看见后边角落里的小青,当然还有旁边的空位,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速度坐在那个空位上,然后静静等待审判。“今天不来接我也就算了,居然连电话也不接,你什么意思”,我还能说什么,赶紧认错,“我错了,老婆大人,今天是个意外,我保证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第二次”,小青嘟起嘴的异常可爱,“本来要重罚的,看在你如此诚恳认错的情况下就饶你这一次,不过下不为例啊”,我早知道是这结果,所以趁她不注意轻轻掐了一下她鼓起的胸部,“要死啊,这是教室”,然后我感觉到小青的粉拳在我身上打了几下,“对了,今天什么意外啊”,她居然还记得这茬,我晕,总不能告诉她昨晚的梦吧,那结果一定会相当糟糕。所以我解释说手机昨天无意中关成无声了,然后嘿嘿了一声,果然轻松就过关了,我打开手机的未接来电通知,上面清清楚楚地记录着:“未接来电-1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