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背叛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老婆的背叛
老婆的背叛


老婆的欺骗和背叛离婚才是一种解脱。虽然曾今,我也像那些「高富帅」一样,有过一段美好的让人羡慕妒忌的爱情史,婚姻史。

  琳是一个完美的几乎无法挑剔的女人,和她的相识,是在一个叫「相约星期六」的文艺娱乐节目上面。很多人都会觉得那只是一个形同虚设的纯拉收视率的娱乐节目,但我人生中可谓最开心的日子的确就是从那个特殊的周末开始的。

  一切都是那么历历在目,那年琳26岁,当她身着淑女装清风满面地在舞台上闪亮登场的时候,所有男嘉宾的目光都为之凝结了,卸下面具的一刻,全场轰然了。琳太脱颖而出了,白净亮丽的肤质,秀丽饱满的脸型,温柔似水的目光,还有高挑丰韵的身姿,从头到脚都彰显着无法形容的魅力,笑起来也美极了,她简直是一个脱尘的娇娘,真的让我眼前一亮,直接就喜欢上她了。

  琳亭亭玉立在舞台中央,显得有一丝羞涩,当她渐渐卸下拘束,放声高歌,全场直接到达高潮的时候,我惊呆了,声音居然还是那般甜美,我更坚信她就是那个我一直都在苦苦寻觅的天使,幸运的是,在节目收尾时,我居然真的成为了那些男嘉宾中的姣姣者,琳接她居然接受我的牵手了。至今我还能想起当时她腼腆矜持的表情,她羞涩地对我说:「我喜欢憨厚老实而又阳光健康的男人,你的IT职业也很不错。」那一晚,我兴奋地失眠了。

  和琳的交往就是这样戏剧般地开始的,我承认那是我人生值得回味的一段序章,无数次的接她下班送她回家,无数次的电影逛街,无数次的烛光晚餐,让我的激情无法平静。虽然琳自己是在外资银行做高管的,父母定居在澳洲,她显贵的出身,非凡的品味,多少会让我举得力不从心,但我就是更加努力地工作了,为制造浪漫,博得红颜欢心,我的人生树立了新的目标。日复一日,我发现自己越加迷恋琳了,她不仅漂亮,还是那般聪慧,善良,善解人意。几乎每晚睡前我都会联想那个画面,庞大而又神圣的婚礼舞台上,琳穿着洁白雅致的婚纱,宛如天使一般,她顾盼含情地望着我,让我替她戴上结婚美钻,我俩的热吻让全场都感动了。

  虽然当时也有很多男性同时在追求琳,或许是爱神也被我的真情打动了,一年后,我和琳结婚了。美梦终于成真了。

  能成为琳的丈夫,我尝尽了异样的目光,亲朋好友也好,同事邻里也好,凡是见过琳的,几乎都对我充满着羡慕嫉妒恨。这些并不是我所在乎的,关键是琳她可以给我带来太多的快乐。至今,我还能清晰地记得婚礼当天的每个细节,在红毯上琳的父亲亲手将女儿交给我的时候,他湿着眼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你值得我们将女儿托福给你,我们相信你。

  或许琳真的是很爱我,她不想让我有太大的压力,主动提出要同我父母住在一起,那是复试的一间三房两位的公寓房,虽然两代人住的可算宽敞,但对当今婚情来说,琳这样做实在算是难得了,我们并没有再买房,唯独买了一辆迷你库帕,那是琳喜欢的车型。琳自己也有相当的积蓄,她觉得钱可以留到将来,为孩子移居国外时排上用场。

  人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我和琳婚后却恰恰相处地很好,我们时常还会去干那些恋爱时的浪漫情调事儿,当然,和谐的性生活更是不可缺乏的了。她性欲很强,我也每次都能满足她,可以说除了那特殊的几天,我们几乎天天都很激情,我懂得如何取悦她,每次我们房事后,她心情都会格外的好,有一次完事后她舒服地躺在我怀里,告诉我想给我生个宝宝,无论是否认真的,但我完全能感觉到她真的是爱我的。

  和琳离婚至今已有数年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现今的状况,形同陌路得就算偶遇了,或许连个招呼都不会打了,那样美好的一段婚姻,不到整整半年时间就已经走到了尽头,谁能想到呢。我无法面对,将结婚照都毁了,任何一张和她合影,都会让我痛不欲生,伤口无法愈合,回忆会让我更痛,我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那个女人,我太爱她了,后来的事情对我来说那简直是一场不堪回首的记忆。

  我和琳的蜜月是在新婚半年后去马尔代夫群岛度过的,是因为我升职前戏的忙碌才特地延期的,我俩各自用了上了婚假,在那个人间仙境般的地方爽爽地享受了十天,回国后不久,琳便去了国际妇婴保健院作了孕前检查,她真打算想要孩子了。

  多么让人幸福的一切,然而……那一天正是琳排卵的日子,出门前她还特地叮嘱我,上班前在家的附近开个房间,其实家里的隔音不差,楼上楼下的,房事基本不会惊扰家人,是琳想做得更激烈一点,当然,那也正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们都知道欢畅淋漓的性爱会有助于受孕。

  正巧那天也是公司为全新产品对各媒介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日子,晚上还会在陆家嘴滨江酒店摆一个庆功宴。这事几天前我就知道,只是觉得晚点下班并不会影响我和琳的好事,也没太在意什么。

  说到这我要提到一个人,我的副总李俊。李俊四十出头的样子,双博士学位,说到给人的感觉,他完全是那种外表俊朗又给人以亲和力的男人,在工作上,他一直都很关照很扶持我,可说是我的伯乐,这次的升职,是他再三向总部推荐。那一早李俊见我春风满面的样子,到十分直接。

  「什么事那么开心?中了头彩了。」他满怀玩笑的口吻,宛如我老大哥一般,不等我开口,这魅力十足的男人继续说道:「今晚,你可给我生点心啊,北京总部大头目几乎都来的,董事会的时候,我可是对你赞不绝口,可得给我多争点面子啊。现在你可是总监了,可要注意谈话的风范啊。」话说一个成功的男人,家里应该有个好太太,单位里要有个好领导,这一生还要苛求什么,貌似这两点我都有了,听李俊这样一说,我心里当时温暖极了,立马递了一支特地「贿赂」他的巴西雪茄到他手里。

  「领导,你就放心吧,宴会只是个形式而已,关键是以后的工作上,我会给你更满意的答案。」「很好,这才是我看中的人嘛!对了,今天宴会你不妨也体面一下,把太太也一起带上吧,我早听说过你老婆了,你小子艳福不浅啊,也该带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了?」「喔,喔,好。」我答得是勉强了些,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又后悔了,对李俊的这番兄弟般的言词和唐突,我也没多想什么,只是在担心另一件事,我知道琳她向来不喜欢应酬的场合,要是勉强她来,那肯定不太好了,但要是她不来,台面上我又给不了李俊面子。

  刚离开副总办公室,我立马拨通了琳的手机,哪里知道她竟一口答应了。她见我电话里支支吾吾的样子,反倒说。

  「老公,我怎么会不情愿呢,我知道你怕生,就让做太太的给你壮壮胆有什么不好呢。」「你真的乐意。」「傻瓜,这难得的场合,我怎么能视而不见,放心吧!会叫你体面的。记得中午你可给我吃好点,晚上你可还有体力活呢。」「……」「傻笑什么呀,对了,要不中午来接我吧,这新开了一家牛排店,她们吃过都说不错,对面就是龙之梦,吃完,我想给你挑一套西装,别老穿结婚时那套了嘛。」「好,就这样定了。」打完电话后,心里的不踏实直接没了,反还多了几丝兴奋。或许是虚荣心在作祟吧,我一心觉得带琳这样的妻子出去,必定是风光无限了。

  午餐后,在恒隆广场里,琳选中了一套价值三千的德国西服,当我试穿后,她简直是一副心花怒放的样子,连连地夸我帅呆了,我是有点不太舍得,但心里倒是非常开心,仿佛又找回了当年那倜傥少年的感觉。

  琳提早下班了,她电话里说会先去做个护发,然后就赶回家去准备一番。我知道她回去干嘛了。这点我太了解琳了,琳来是很体面的女人,就算平时好友间的聚会,她都愿意大把的时间花在脸上。

  不过那天我自己也忙得可以,整整一个下午几乎都没有空闲,新闻发布会结束都已经傍晚了,琳已经在楼下等我了,当她从车里走出来的那一瞬间,我直直愣住了。

  琳站在不远处向我抿嘴笑着,我仿佛再次看到了婚礼当晚的她,那是一件紫色的露肩晚礼裙在她丰韵高挑的身子上裹着,她是那般雍容华贵,楚楚动人,凝如白玉的肤色,后盘式的秀发,顾盼含情的眼神,还有那凹凸有致的丰姿,全然都叫人心动不已,她还是那般性感,璀璨的钻链下,两枚硕大的奶子都将开叉的蕾丝抹胸蓬开了,中间满满的一片白皙光泽的酥胸正不经意地颤抖着,彰显出逼人的丰满,一根银丝腰带在那两坨乳下随意束着,下腹也饱满的仿佛蕴满春意,裙外那还是一双白里透粉格外修长的魅腿,金色的细跟凉让她们染尽风骚。如此光彩照人,她还饰着一根雪纺的蕾丝长巾,饶颈向后挂着,相信,那裸背裹臀的丰姿定是让太多的女性都羡慕不已了。

  街上几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因为琳而变得飘忽不定,面对朝夕相处的妻子,居然我也走神了,优越感爆发的同时,我却有些担心,H罩的胸杯向来成了妻子选购文胸时的烦恼,穿成这样出门,相信,她为了我定是用尽心思了。

  回过神时,琳正容光焕发地站在我面前,她小鸟依人般地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自信地问我,「老公!喜欢吗?」「额。」她始终撇着头凝望着我,仿佛要得到最给力的答案,但她太敏感了,看我迟钝的样子,一下子便猜透了我的心思。

  「哼,就知道你在想什么,臭男人,人家用的可是双保险,里面还有硅胶透明乳罩呢,吓想什么呢你。」「……喔。」「喔你个头呀,快说,喜不喜欢嘛!」「喜欢,喜欢!」「就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什么叫男人都喜欢!」「哈……看你紧张的,好了啦,不和你开玩笑了,不过说真的,老公,你妈老给我补这补那的,看嘛,才多久呀,屁股又大一圈了。结婚时,人家后面哪有那么包嘛。」「屁股大才会生儿子嘛!」「坏死了,你敢取笑人家。」「怕羞你还穿呀,真是的。」「什么嘛!不都是为了你呀……这样和你才般配嘛。」说着我和琳已经来到车里。她才坐上副驾,手就一把搭在了我早有反应的裤裆,抚摸着,感觉着无比的胀硬,她开心极了。

  「看嘛,都那样了……看来你是挡不住我的魅力呀,……不管!晚上,你可要给我好好表现,要不人家不放过你。哼。」琳就是这样会营造气氛,其实她完全是属于那种保守型的女性,就连异性也很少,唯独和我一起,才会如此般的情趣,当时她的手一直都舍不得离开那猥琐的地方,告诉了我一件事。

  「老公。」「嗯?」「不知道为什么,排卵的日子就是特别想要,刚才在会议室里,身边全是男人,那时我真的好想可你偏偏不在身边。熬得人家好难受。」「额……」结婚来,她很喜欢用类似的话来挑逗我,她太懂我了,知道那样说会让我性奋,而我们也一直都是这样浪漫的。发动前,我和她激吻了,吻得她下面都湿了,在车里就换起了护垫。

  可谁能想到,那竟是我和琳最后的一次亲吻。

  借着不错的路况,在夜色降临前夕,我们已经赶到了晚宴的现场,虽然一路都在卿卿我我,但琳很善于调整,下车后,焕然一新的面貌,犹如矜持的女神一般,她一路端正高雅地姿态挽着我,签到后,我们来到了顶楼的宴会厅。

  回想当时的一切,我完全能记得所有的细节。虽说在那集团苦干了几年,但这样的晚宴现场还真是第一次。闻着那足足可以容纳百多人的巨厅迎面袭来的气息,我是开眼了,还是第一来到如此奢华尊贵的地方。

  顶尖的场所,顶尖的氛围,一眼望去,那豪华气派,简直就如同美剧里的宫殿一般,而人文气色也同样是一流的,就说那端酒送茶的年轻服务生就是不下几十余人,个个还风华正茂,长相不凡,还能与在场的老外交流,显然不是一般的小青年能胜任的。

  我承认,要不是琳的陪伴,按照我一个小人物的心态,在这种地方,定会有一些自卑的心态,但她在就不一样了,或许是她太脱颖而出了,由她伴着,我仿佛自己脱胎换骨了,风光极了。不夸张地说,琳就是在场女性中最典型的一个白富美,人们回馈过来的目光全能证实这一点。

  当然,紧张还是有一点的,就职位而言,我断定我这个总监应该是在场人中最底层的一个了,整条和数据打交道的我,碰到这样的局面,难免会有些尴尬,琳很体贴,她始终在给我打气,削减我拘谨的心态。

  「老公,还愣着干嘛呀,先找人吧,李俊应该已经到了吧。」其实琳是因为经常从我口中听闻那个人,所以才将他的名字脱口而出的。

  李俊一米八六的个子,高昂的发型,很快就在我视野里出现了,他持着酒在不远处和几个男人站在一起,谈笑风生着,说到那些人,无论是气质还是外形,果然是与众不同,仿佛就是那么出众,玉树临风不算,还很有内涵的样子。有两个貌似还在哪见过。

  我管不了那么多,既然来了,至少要给足李俊面子吧,我稍微调整了一下,带着妻子走了过去。

  大人物的聚会,面熟的两人原来在公司主页上见过,北京总部的CEO郭峰,华东地区CEO秦琦,出乎意料的是,那些人谈吐举止上倒是丝毫没给人高高在上沾不到边的感觉,相反还很相当有文化底蕴的样子,几句话的功夫,我这个小人物居然从技术方面的话题很快地融入他们了,心里爽,但我明白,妻子起到了相当的隐形的作用。

  这方面我很敏感,看到琳后,也就李俊和那个郭总还显得正常,其他那些人目光当场就显得异样了,虽然还是风度翩翩的样子,但就是感觉怪怪的,目光飘了,语气温柔了,先是大肆赞美,接着又想着法地和她絮话,时而提到自己老婆,时而又提到国际名品,仿佛很懂女人的样子,又像是在无视我的存在。说白了,我心里肯定介意,但也想的明白,极品太太都带出门了,又怎能让人无视呢,装着没看见就行了。好在琳是个秀外慧中的女人,她贻笑大方,矜而不拒,看是在呼应他们,言词却很简练,极有分寸。

  谈到孩子的时候,琳不再矜词了,她显得很幸福,告诉他们咱们是在要孩子了,到时定会让我请他们吃喜蛋。李俊开口了,他牵头举杯,完全是一副大哥的样子。

  「小王啊,打算要做爸爸啦,你可要再接再厉啊!」「嗯嗯,放心吧,李总,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真的,这话听了心里的确是爽,老婆爱我,领导关心我,还有什么可求的呢。在那些高官们跟着迎合李俊,给我和琳祝福的时候,我心里一得意,把其他事都抛在脑后了。

  大家来到厅侧的一个VIP包房里,欧风的一张巨型的餐桌,生蚝,龙虾,牛排,帝王蟹,红酒等等样样都是一应俱全,听说还有很多稀肴在准备着。当时在坐的有我和琳,李俊和那些各地的高层还有个别他们的夫人,显然,这是身份最显赫的一间了,除了总部还有两个官员未来,基本都齐聚了。李俊说太太去拉斯维加斯了,否则也一起来的,他太太不是一般女人,在出纳部门的第一把手。

  门一关,想想那场面真是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我自是从没想过会于这帮人同台共餐,心中只想将来必是前途似锦了。酒是好东西,但琳不让我碰酒,说最多只能喝些果酒,也不怪她,自己不争气,酒后我必定会昏昏欲睡,哪里还有力气去应付那夫妻间的体力活呢,何况等会还要开车,琳婉转地向他们坦明我不慎酒量,非要喝的话,她稍微代饮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

  也没人会来为难我,他们都愿意给我老婆面子,这中国人台面上的活,我的退出轻易就被允准了。原本我想,和琳应该用不了多久就离场的。

  哪里想到,李俊倒是给我找了个事儿,他说什么庆贺大事必须要陈年的拉菲,是不放心别人去他办公室取,才希望我跑一次,反正来回最多一个小时,李俊很会做人,他直接向琳请示了。琳当然答应了,她无奈却依然还是微笑。

  「老公,要我陪你去吗?」「不用了吧,你先吃点东西,我马上就回来的。」「好吧。」我知道,要是琳想去,她就不会问了,可能是鞋跟太细太高了,难免会不方便走动,我完全能理解她。何况这种时候,让女士留下来才是绅士的做法。

  我吻了一下琳柔白细腻的耳垂,便离开了,她嘱咐我开车慢点,但想着速去速回,我还是一路猛踩着油门,路面不通畅,才用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回到了公司。李俊的酒可是琳琅满目,办公室几乎成了他半个酒库了,是在一个很幺蛾子的地方才终于寻到了那瓶酒,回去的路上,我怕琳等久了,打了个电话给她,我以为她是没听见铃声才会不接的,也没再打第二个。车里弥漫着的淡香是琳留下的,那味道叫人陶醉。我一心想着晚上的浪漫,心情好极了。

  真的不想再继续回忆后面的一切,不管你信不信,那就是我的真实经历,让我整整消沉了一年的噩梦般的经历。

  再回到会所的时候,包厢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唯有一桌子的残酒剩菜和满屋子弥漫的烟味。琳最不喜欢男人抽烟了,可那些人居然还是。当时我是火了,我心里埋怨李俊,让我风尘仆仆地去取酒,这都已经收场了。

  就在我一头雾水不解人都去哪了的时候,一只手从背后搭了一下我的肩膀,我猛然回头,居然是她。财务部的经理小怡,这女孩子和我一样,是那年才结的婚,平时不爱说话,所以在公司人缘也相当的一般。她看着我,眼神显得十分的古怪,脸红彤彤的,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始终都没说出来。

  「怎么了?小怡?」「……」「他们人呢,你看到我老婆了吗?」「……」「你不是一直都在吗。」我反复地问着她,可她就是半天没说出话来,终于,她拿出一部手机,在屏幕上比划了几下,写出了清晰而又简单的几个字:56A。

  「这什么啊?」「自己去想吧。」说完,她叹着气便转身走了,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当时,我哪有功夫去和她猜哑谜,一心只想着先打个电话给琳再说。

  电话依然还是没人接的,我紧接着拨了第二个过去,就在那琳钟爱的炫铃音播到第二遍的时候,「喂!」天呐,那竟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淳厚而又低沉,我分辨不出他是谁。我完全以为是串号了,挂掉再拨了过去,可还是他接的。

  「喂?!」「你……你是?!」「找你老婆是吧?你待会儿打来吧,她正忙着呢。」「什么?!忙着?!你是谁?!你怎么接她电话?!」「废话怎么那么多,都说了,你老婆现在没空!」我记得相当的清楚,那个男人就是这样说的,一口上海腔很浓的国语,口吻相当的不耐烦。

  真的急了,我哪里还会去揣测他在说些什么,就在我再次问他相同的问题,也就是他彻底不耐烦破口大骂让我别再打去的同时,手机里竟传来了另一种声音,极其不堪的声音,是有些远,但我却还是都听见了。

  女:啊~~~啊~~你们好厉害!啊~~~不行了!不行了呀!!啊~~~(男:……嗯?!到了?嗯?!…嗯?!到了?…到了?!……嗯?!又要出来了?!嗯?!……那么多?!嗯?!怎么那么多?!!嗯?!)……不要问了!不要问了!啊!~~~~~~~~额!那竟然是女人叫床的声音!她高潮得声线都颤抖了,分明还有承前启后紧紧相逼的凝问声在反复挑弄她!天呐,还不止一个男人!那些声音龌龊下流,凌乱交替。仿佛语言刺激的同时,形体的动作已经狠到极点了!。

  电话是被对方强行挂断的,那另人血脉喷张的声响却还在空气里回荡着。我听的腿都软了,心如乱麻了。我真心分辨不出那女人到底是谁,我当时只有一个信念,那绝不会是我的妻子。

  我记得,琳在我临走前夕还含情脉脉地在说:「老公~你慢点开车,我等你回来。」,她是那般的爱我,在乎我,她对别的男人又是那般的视而不见,她甚至那么想要孩子,想要我和她爱的结晶。

  我回想着当晚的一切,我很想冷静下来,可陌生男人的话就是阴魂不散地强袭着我的耳脉,「你老婆现在忙着!……忙着!……忙着!」,一字一字地如同巨锤,在我心头无情地敲打着。我真的要疯了。

  我忽然想起了小怡,想起了她那怪异的眼神,还有那个数字,难道那姑娘真的在暗示我什么吗,我来不及放下那瓶昂贵的拉菲,直奔电梯来到了56层那个豪华套房区域的层面。果然,铜牌上是清晰的标着:56A——W。

  心跳猛地加快了,几乎每一下都能感觉到,我直直朝着那个房间箭步而去,我心里还怀着一丝希望,相信命运不会这样对我,一切都是误会,是巧合。我觉得很快就有答案了。优雅昏暗的走廊,红色的长毯,那房间就在尽头,可当我离目标越来越近,直到在那门前站住的时候,我的思绪彻底紊乱了。我看到,那纯金的门柄上正挂着一块精致的木牌,写着一排英文字体:「勿扰」。

  慌了,说的确切点是更慌了,我感觉到心真的就在嗓子口了,关键是,从里门里面隐约传来的声音,会另每个成年人都能猜到那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

  不知道那门为什么会没有锁,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直接进去了,丝毫都没有顾后果。

  宽敞华丽的客厅里只开着一扇落地台灯,很雅,屋子里空无一人,却弥漫着一股含着异味的淡香,「嗯~嗯~啊~啊~啊」的极不堪入耳的声音正是从卧室里传出来的,动静太大了,即使卧室门关着,却还能依稀听见那些男人交错蛮狠的发力吼声,太狠了,就连啪啪啪的抽插声都声声袭耳,那女的几乎是在连续高潮着,都欲仙欲死了。我敢肯定谁来到这里,都会受不了的。

  呵,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真的太执着了,明明心里都有了答案,却依然还抱着不见黄河心不死的意念,直到走近屋子中央的沙发,看到了茶几上那条已经湿透了裆的内裤,我的心才彻底被撕碎了。

  内裤真的是琳的。粉红色的蕾丝侧扎新款,两根的带子都松开了,湿盈盈的脏护垫还狼狈地黏在裤裆里。

  崩溃了,我只感到天都塌了,无从去形容那种心情。是愤怒,是无助,是自卑,无数种感觉交融心头,自卑得都想去死了,我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是如何魅力的男人,仅是前戏就已经让琳这样了。

  又何止是这样,皮沙发上,周围的地毯上,我看见到处都是一滩滩无色无味的湿痕,有些还在沙发边沿上往下流淌着,琳显然是被他们弄得都潮吹了,我一个朝夕相处的丈夫都从没见过太太会高潮成这样!简直是屄汁横流的一片狼藉。琳的手机就在远处的窗台上隔着,我想起了不久前和那个男人的通话,额啊,我心里几乎都明白了,而手机八成是他打完后随手丢在那的。

  卧室里的动静还在越演越烈着,床仿佛都要塌了,她真的爽得不行了,几乎一直都在高潮。就是在那些男人边肏边问她鸡巴大不大,狠不狠,比老公的怎么样,几根一起爽不爽的时候,她语无伦次的词眼是那般叫人心痛。天下有几个男人能有我的这番「荣幸」,能亲身体验这挖心般的痛苦和耻辱。

  闯进那卧室并不难,但我怕了,我怕亲眼去见证那丑恶的事实而受不了打击,我更怕失去她,无论是被*奸还是其他缘由做出这种事情,一旦进去了,我知道,这婚姻多半是没了,但我就是不甘心,我一定要探个究竟,问个明白,我仅剩的一点点理智终于被愤怒彻底吞噬了,我都没先报个警,更没拿出手机去做拍摄的准备,就在她仿佛又要来潮的那一刻,我将那紧闭的卧室的门推开了。

  几年了,可那不堪入目的画面却时常会在我记忆里出现,太丑陋了,太叫人崩溃了,舒软的大床上,妻子丰盈白皙的身体上仅仅只剩着一根金灿灿的腹链,是五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五根粗壮的鸡巴将她前前后后的围着,她跪趴在其中一个身上,让另一个俯跨在身后,奶子被两边抓着,丰满雪白的大屁股正是赤裸裸地对着门的方向,让我彻底发疯的是,就在韵事被惊扰前,我看见那竟然是两根鸡巴同时挤在她屄里面疯狂地进进出出着,天呐,她受得了吗,也难怪她会高潮成那个样子,爱液止不住了,一次次跟着那无耻的节奏溅射出来,两片阴唇都酥软的不行了。

  天呐,我进那卧室不是在自讨其辱么,长那么大我还从没见过别人勃起的样子,不想竟是在这种时候。

  啊~啊啊~啊~啊~~亲我,快亲我,要去了!~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嗯~啊~~~~~~~……韩偌琳!!!

  啊!…% ¥%&~老公……老公你!你怎么……?!

  我永远都忘不了她当时那惊呆了的眼神,她惊慌失措地回头看着我,尴尬,负疚,她似乎也要发疯了,眼眶湿润了,身体却还在痉挛着。她仿佛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身体被下面的男人死死揉着,只能保持那个丑陋而又淫荡的姿势。屁眼是她对丈夫都会觉得羞涩的部位,那一刻却因为屁股瓣儿根本无法并拢只能张开着。多么讽刺,我第一次彻底看清楚自己老婆的害臊处,竟也是在这种时候。

  「老公!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婊子!为什么会这样?到底为什么啊?」我歇斯底里了,和她相识相恋到结婚,我都从来没凶过她一次,但那时我真的想给她狠狠一个耳光。可当看清那些男人的面貌时,我彻底傻了,原来那个正搂着我太太,鸡巴还在她屄里塞着的男人,他竟然是我最相信最得以依靠的人。李俊!天呐,明明不久前他还在真诚地祝福我们,看到我的出现,他非但没有一丝的狼狈,反还蛮狠极了。

  「肏,谁让你进来的?!真会挑时候啊!?」他真的判若两人,让我完全没有方向了。而另一个人,那个我还十分欣赏的北京总部的CEO郭峰,居然是他在和李俊合作着双龙戏珠,从琳的屄中拔出蛮根后他跨到地上,凶神恶煞地看着我,仿佛是我坏了他的好事的一样。

  「滚!你给我滚出去!」我哪里反应得过来,可旁边另外三个人,他们放开了各自抓在手里的琳的奶子,已经恶狠狠地向我冲来,将我推出了那个淫乱不堪的卧室,还将门反锁了。我甚至都想不起他们是谁,只看见那三根湿漉漉的肉棒还完全怒勃着,上面都沾满了我太太的爱液。

  爱恨的交加,心灵的摧残,真的会让人变得愚木,即使在那一刻,我依然还是没想到去叫人,去报警,去让众目来见证这丑陋的事实,我只是在那客厅里傻傻地站着,等着,我听见了她的哭声,听见了她哭着喊着对那些人说,不想和我离婚,我也一心以为她会追出来,向我解释,哀求我的原谅,然而,那卧室的门却终究没有打开。

  那一晚,我没有回家,行尸走肉般四处游荡着,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第二天,第三天,将来彻底灰暗了,我仿佛失去了一切。我故意将手机开着,但它却始终没响过。我的脑子就像进了水一般,反反复复地回忆着妻子的那句话:「老公,我想给你生个宝宝。好不好嘛。」,我觉得自己那时候已经疯癫了。

  工作的确没了,妻子也失踪了,琳是在第三天的中午才给我打的电话。她提出离婚了,很坚定。她说已经无法再面对我了,不指望得到我的原谅,只希望我能振作起来,寻找新的幸福,她愿意清汤出户,只求我不要将真相告诉家人和朋友,给她留一份尊严。当我问她为什么会那样的时候,她却什么都没有说。

  琳没有再出现过,她搬家了,换工作了,号码也改了,即使离婚手续她都是委托律师来办的。单身的日子,再次回到我的身边,回想当时那几个月,我就像得了忧郁症一般,几乎和外界隔离了,我怕他们问及我的妻子,我更怕回家,因为家里的一切都仿佛还留着琳的气息。

  我过得很辛苦,看似坚强的我,却根本无法真正承受这样打击,然而,就在数月后,久违的李俊给了我一份更加始料不及的「惊喜」。他在MSN的来信中是那样说的(原文的复制):

  冒昧给你来信,勿怪。

  我知道这并没有实际意义,但还是想和你坦明真相。作为偌琳的朋友,我想说,她真的很爱你,你也是她唯一有过真爱的男人。

  其实早在你们相识前,偌琳和我们就已经开始这种非一般的交往了,但仅仅只是生理上的互需,大家各自都有自己的生活。

  直到你的出现,直到她决定嫁给你,她才决定去做修膜手术。为了你,她真的付出了很多。但婚后,偌琳依然需要我们,除了那非常的几天,她还是和我们保持着一周至少三次的约会,因为你并不能满足她,她假装性福只是不想伤及你的自尊。即使婚礼那晚,你喝得烂醉如泥,那五星级酒店的婚房最终还是成了我们和新娘的欢愉之地。

  偌琳是真心想要和你生孩子,她爱你很深,也天生就喜欢孩子,一旦做了决定后,她曾多次拒绝我们的相邀,也频频减少了和我们的约会次数,甚至一度都想告别那种异样的生活。

  那一晚的事情并不是偌琳所想,是因为她多饮了几杯,而那些家伙又正来性,执着要和她办事,左右夹击一弄再挑搞得她欲火难灭,忍无可忍,才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的。

  话说到这里,我只是想告诉你,偌琳是个极有魅力的女人,但她需要一个真正爱她懂她的男人陪伴一生,或许你并不适合。望你能找回自我,遇到另一个像偌琳一样爱你的人。保重读着屏幕上那样的文字,我忍不住苦笑了,是自己在取笑自己吗,还是恍然大悟呢,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玩弄了,到哪到底被谁玩弄,那一刻我自己都形容不上来。她爱我,呵……,是她太超前,还是我太落伍呢,是她太会掩饰,还是我太后知后觉了呢,我顿然回想起过去的很多细节,原来李俊的确没有在捏造事实,只怪我自己太木纳了,也太自信了。如果说那是她善意的荒言,那我宁愿自己是个恶人。我仿佛解脱了,但又像掉进了另一个深渊里,我竟然还将那份信保存下来了。将这难以启齿的经历写下来,我只是想告诫大家,不要相信女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