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金.地獄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借金.地獄
借金.地獄

这是一间小小斑驳凋零的老旧办公室。整间办公室里只有一套铝制的办公桌椅和一张黄色玻璃充作屏风。

  办公桌上堆满了未付的帐单和一些杂七杂八的文件,破旧大门的玻璃窗上还挂着一张粗糙略带污垢的牌子,看起来就像是从垃圾场捡回来似的,上面不得了了,还写着「应接室」大大的三个字。

  整间房间里就只有这些东西随便的装饰而已,第一次看见这间房间的人大多不会认为是一间办公室,而会以为这是一间仓库吧!

  在房间的天花板上面悬挂着一颗小小的裸电灯泡,但是在白天的时候办公室里面是不会点亮它的,唯一的照明的设备是从小小的窗户外射进来的阳光。

  此时就在这间办公室里面,老板桦山大作正很不爽的摇晃着肥肥的身躯,因为要支撑着他庞大的身躯,很瘦弱的铝椅子像是在抗议般持续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响声。

  桦山是个年约五十初头,肚子上堆满一团肥油的肥胖秃头男人。因为在泡沫经济时不择手段哂媒疱X到处赚钱,四处的收购股票,直到一年前就变成了这个小渔村上很有名气的投资家。

  看见他的肚子很难想像他是一个绅士,可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在股票市场投资的专家,他的邭獠缓茫?顿Y在经济发生危机的公司,弄到最後倾家荡产了,到现在「桦山」变成了胖子、秃头和有狐臭的最差劲男人的代名词。

  现在他在小时候玩伴,也就是现在是公司组长的帮助下,再一次为了成为暴发户而开始从事地下金融的工作,放起高利贷来。

  这个时候,办公室传来一阵怒駡声。

  「伸一,你到底在想什麽?」桦山摇晃巨大的身躯,威胁般的怒駡着站在办公桌前身材瘦弱的男人,原本就饱受威胁的男人这时显得更加的惭愧惶恐。

  被怒駡的男人叫做细川伸一,年纪大约快三十岁,身高很高但很瘦弱,脑袋瓜不太灵光。桦山公司失败後,身无分文,那个时候大部分的属下都离开了,但是唯有他是跟着桦山没有离开。

  说句实话,他是一个没有地方可去的没用男人。

  看见了细川被威胁後的胆怯模样,桦山感叹着自己没有一个像样的属下,为自己这样的不幸而感到悲哀。

  「伸一,不管是什麽理由三百万元是一定要收回来的!!」怒駡着细川的同时,桦山为了收不回三百万元而感到心痛悲哀。

  一年前桦山也曾有过一个晚上用掉三百万元的事。住在六本木的高级住宅,在银座享用着美酒,开着高级跑车兜风,玩弄顶级美女。但是如今这样的一间办公室却却成了自己的狗窝,喝着廉价罐装的啤酒,开着一部中古的老爷车,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渡过每一个日子。

  在这些念头打转之中,桦山是更加的激动,他怒吼着说:「你给我听好了,你的工作就是把钱要回来!不过就是把借出去的钱要回来而已。这麽简单的事为什麽也办不到呢!」桦山气得脸红脖子粗。

  完完全全慌张的细川畏畏缩缩的说:「但、但是……现……现在没有钱……有钱的话会很……快的还给……我们的,她是跪在地上哭泣的哀求着……」

  听到了这句话,桦山额头的血管几乎快要爆开来。

  「你这麽有正义感吗?她们就是没有钱所以才会跟我们借钱的,现在没有钱还是很正常的。把钱要回来就是我们的工作,是这样才对!」

  「……但是生病的丈夫死掉了……生活也过不下去了……」

  「这样的话就把房子给卖了或是向其它人借钱来还给我们不就行了!」

  「……但是这样做的话……她们就没有地方住了……」

  细川的这套说词让桦山发怒到开始有了绝望的感觉了。桦山大大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你带我去她家吧!我自己来要。」

  稍微安心的细川轻轻的点头说道:「……但是请千万不要作太过火的事……要说些要让她们好过的话来……」

  下一个瞬间桦山尽情的痛殴着细川。

  *** *** ***

  「就是这家了。」

  两个人开着公司里唯一的古董老爷车来要钱了。

  这是一间小小的老旧木造房子,四周围没有一户邻居,用鱼版做成的门牌上面写着有「铃木」两个字。

  桦山连按了按电铃都不按,「喀拉」一声的拉开了门口的拉门,不客气的就走了进去。整间房子在桦山的重量下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好像随时都会倒塌的样子。

  走进了门口穿过褪色的地板来到间铺着旧草席大约六个榻榻米大小的房间,在房间的角落里受到威胁似的一直看着桦山的是一位三十好几的女人,因为生活的疲惫,女人周遭散发出一种毫无生气的气息,但是却带有不可思议的诱惑力。

  一直缺乏女性滋润的桦山不经意的咕噜一声咽了咽口水。

  桦山根本就是一个喜欢金钱跟性好女色的男人。在等待钱还出来之前,先来玩玩这个眼前的女人算是一种补偿也是不错的,桦山的心中开始这样的盘算着。

  「太太,你老公死掉了是很可怜的,但是向我借的三百万元我还是想要要回来的。」桦山的目光吸吮般的看着女人,同时用低沈的腔调跟女人说话了。

  「……对不起……现在没有钱。但是我……有钱的话……一定马上……就还给你的,所以……请你再宽限……宽限一点时间。」女人颤抖的回答着。

  「再宽限一点时间,你好久以前就这样说了,我也同意了,但是现在期限又过了对吧!你可是连一点利息也没有还的。这样吧,把房子卖掉来还债好了!」桦山粗暴的说着。

  「唯独这件事……这件事……请不要这样做。如果光是我……的话那就没、有关系的,但是女儿……才刚上国中没有多久,是有必要有个居住的地方的。而且这……里是我唯一……可以思念……我丈夫的地方了,现在我感觉得……他好像还活生……生的在这里……」女人死命的磕头,同时又再一次的哭了起来。

  「……那麽,老板就多给她一点……多一点时间好了。」细川完全同情的说道。

  怎麽会有这麽混蛋这样没用的部下呢?桦山再一次的怨恨起自己的不幸。

  「细川,你给我闭嘴!」怒駡完了细川後,桦山转过身来面向女人说:「太太,没有钱也不想卖掉房子,这样的话是不通情里的不是吗?」

  「……真的很对不起……但是……」女人恳求着。

  「那麽首先就把这个礼拜的利息二十一万元还来好了?」

  桦山的话让女人更加的畏缩。

  「对不起……现在没有……」几乎是听不见女人的声音。

  「太太,你老公入院的时候,我可是为了利息才借钱给你们的,如果不是为了利息的话,我干嘛要借钱出来!」桦山大叫着。

  「……对不起……手术是必要的……真的很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我又不是员警。」

  「……」女人只是默默的不作声拼命的磕头着。

  看见女人哀伤神态而兴奋起来的桦山说道:「没有办法了,那麽先就利息的部分拿你的身体来偿还好了。」

  「咦?!」女人流着泪的眼睛吃惊的看着桦山。

  「……老板……这样不……不好吧。」是细川坐立不安的说着。

  「伸一,你给我安静点,不要说话。你只要按着我的吩咐做事情就好了,知道吗?」桦山命令着细川。

  「……对不起了,老板,我不会再犯了。」细川恭敬的回答着。

  「那麽,把女人的手压在她的背後!」

  照着桦山的交代,细川将女人的手弯到身後架起来,接着跟女人说道:「得罪了……」

  「住……住手!」

  女人暴动起来,但因为手臂弯到背後,所以连慌乱的摇晃手脚也办不到的。

  「欠债还钱……所以你给我老实点!」桦山一边脱着裤子一边对女人说。

  「不,不要!」看见了桦山赤黑耸立的肉棒,女人更加的暴动着。

  桦山给了乱动的女人一个耳光,带着怒气骂道:「给我老实点!」女人也因为精疲力尽而安静了下来。

  *** *** ***

  「撕~」的一声,桦山撕碎了女人的外衣,强行剥下了胸罩。

  巨大松垮丰满的乳房摇晃着。

  桦山大把抓起了上面清晰可见静脉的美艳的乳房。

  「不要~」

  不管女人的哀嚎,桦山玩弄了乳房。

  像是配合着桦山手部的动作似的,女人的乳房如波浪般的变换着形状,白白的乳房上面留下了红色的手印。

  粗暴的桦山恣意的捏住了乳头,舔弄着全部的乳房。

  在嘴里含着乳房的同时,桦山的手伸向了女人的下半身了,卷起了裙子,用力的脱下内裤。

  桦山玩弄着如成熟蜜桃般的肉缝说道:「哇~果然已经湿了!」然後手伸到自己的脸前,往手掌心里吐了吐口水,接着桦山将口水涂抹在女人的阴户上面。

  「加上这些就会十分湿润了!」自言自语说着的同时将肉棒顶住了女人的肉缝上面。

  湿润的感觉包围住了桦山的龟头。

  就这样的桦山一口气的将肉棒插了进去。

  噗嗤噗嗤~~

  是肉棒在成熟果实里面抽送的声音。

  肉棒已经完全的被女人的阴户给吃了进去。成熟果肉般的肉壁将桦山的肉棒给包围了起来。

  「喔喔~~真是爽死了~~」

  气息慌乱的桦山开始了抽送。

  这时候女人只是重复的低声说:「请不样这样做,拜托你了!」

  桦山一边看着女人的脸蛋一边享受着很久没有尝到的女人身体的滋味时,突然间门口传来了急促拉门的声音。

  接着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我回来了~」

  然後下一个瞬间,在房间的门口传来一声悲惨的叫声:「……唉呀……」

  肉棒依旧在女人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送着,桦山回过头来望向声音的来源的地方。

  那里呆呆站着的是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留着短发的身材瘦弱的少女。

  大概就是女人刚刚提到的念国中的女儿吧!

  桦山慢慢的从女人的阴户里抽出了肉棒。

  看见了还没有射精耸立的肉棒,少女「啊~」的发出一阵小小的悲鸣声。

  用卫生纸擦了擦肉棒,桦山穿起裤子後用着很不屑的口吻说:「今天到这里为止就算了。下个礼拜我会再来,到时我要看见整整三百万元摆在我的面前。」

  桦山望向呆然的站在门口不动的少女说:「不然……」一副要拿她抵债的模样,然後就走出门口离开了。

  *** *** ***

  从後面慌慌张张跟来的是细川。

  桦山因为口渴关系,所以到附近的自动贩卖机买罐饮料,狠狠的喝了一口,同时回味着许久以来所得到的女性的滋味。

  桦山对於刚才没有在女人身体里发泄出来的事感到後悔,现在自己的肉棒就快要爆炸了。钱也没有拿到手,打算去找妓女好好发泄发泄,即使是用手也好,只要是个女的就行了,但是带着细川总是不方便。

  「喂,细川!这附近还有三笔债要讨。你今天去把他们全部要回来!」

  「啊!全~全部是吗?」细川吃惊的说着。

  「当然了。」

  「这~这~太不可能了!」

  「不可能,也要去!」

  桦山半强迫性的赶开了细川,为了召妓桦山来到了停车场。

  当桦山刚要坐在了车子里的时候,从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对不起」

  桦山回过头来看到了刚刚见到的少女站在不远的地方。

  「对不起,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用着坚定的语气少女这样说。

  刚才的时候,桦山也有点心慌所以没有看清楚少女,但现在仔细的一瞧眼前的少女还真是可爱。有着少女独特的滑润吹弹可破的肌肤、圆滚滚的黑色眼珠、带着一副好胜的脸蛋然後是留着短发的发型。

  这些搭配着少女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略带一点惊恐,少女好像想拼命的向桦山要求些什麽的样子,脸上是混杂的流露出惊恐和单纯坚强意志的神情。身体上不再是一个幼童模样,但是意想不到的是颤抖的神情酝酿出一种奇妙的气氛。

  「要拜托我什麽,说来听听?」桦山温文儒雅的慢慢说道。

  「我想请你不要再对妈妈做过份的事了!」带着惊恐的少女一面眼盯着桦山看着一面语气坚定的说着。

  在不经意的情况下遇到这状况,桦山整个人像快要被吸进少女的眼睛里。

  意识到这点後,桦山慌张的咳了一下,然後自行的稳定下来,他打开了助手席的车门说:「嗯嗯~~是这件事啊~伯伯还有些事要做,如果到我的办公室的话,我就可以好好的听你说了!」

  少女犹豫了,但是为了拜托妈妈的事也是没有办法的,几经思考後就坐进车里。

  桦山将车门给关了起来,同时盘算着要如何对少女出手的方式。

  桦山坐进驾驶座,接着问起了少女的名字。

  少女清楚的回答着:「我是铃木由纪。」

  「是由纪吗?那麽现在让我们到办公室後再来详谈吧!」

  桦山的口气是有着一股安抚的口吻,少女轻轻的点头着。

  少女的制服上半身是白色半袖的外衣,而下半身则是搭配着蓝色的裙子。由纪坐在助手座眼睛直直的向前看。桦山不时的流露出下流的眼神,舔吮般的望着由纪。

  *** *** ***

  一路上两个人没有再说话了来到了桦山的办公室。

  由纪和桦山在桦山脏乱小办公室的接待室里面,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在狭窄的办公室里,由纪忍耐着面对桦山肥肥的巨大身躯所产生的压迫感,坚定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看着桦山。

  「那你要拜托我什麽呢?」桦山慢条斯理的说着。

  由纪点了点头说:「请不要对妈妈做过份的事!」

  「过份的事?」

  「没错,就像是刚刚我看到的事……」说到这里由纪说不下去了。

  「你刚刚看到什麽?」桦山是故意的这样的问着。

  「是刚刚你们对妈妈做的事……」由纪低着头,粉白的脸颊上染上些许的桃红色。

  「是做爱的事吗?」不断的用着舔吮少女身体的目光看着少女,桦山这样说着。

  对於自己像是全裸般的暴露在桦山露骨的视线里,由纪陷入了如无数小虫在身体上来回爬行的感觉。

  由纪是一直低着头,对於桦山的话只能轻轻的点着头。

  「但是你妈妈说过了没有钱可以还债的,所以呢伯伯用妈妈的身体做爱来当还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对吧!」桦山一边叹气一边说着。

  「但是妈妈拼命工作,白天的时候就做些副业,晚上的话就在外面工作。」

  「话虽然是这样的说没错,但是来借钱的可是由纪的妈妈呦。在学校也有教过你们借的东西要归还的道理吧。」

  「……但是」由纪哑口无言了。

  「不要再可是可是的了。如果妈妈再不快点把钱完全的还清的话,伯伯可是会叫员警把妈妈抓起来的呦!」

  「这个……」由纪诱人的身体断断续续的抖动着。

  实际上桦山是*奸由纪的妈妈,所以如果真的叫员警来的话,会麻烦的人可是桦山自己呢!

  看来少女是不知道这样的事,被桦山的谎话给骗住,此刻正深刻的烦恼着的少女在桦山看来还真是有着无比的可爱,尤其是在自己欲火焚身的这个时候,如果能打上一炮就好了,桦山盘算着往後的手段。

  桦山想很技巧的要骗到由纪,来充当自己处理性欲的奴隶。

  「听好了,由纪的妈妈是跟伯伯借了三百万元。而且从利息来算的话每个月将使借款增加了至少一百万元以上。」

  由纪紧咬着小嘴唇默默的听着。

  「你妈妈很辛苦的工作,但是为何借金没有多少的减少一点呢?大概就是因为连利息也还不起吧,所以不管再怎样辛苦的工作,也没有办法还光的对吧?由纪的爸爸也因为生病而死掉了,是这样的吧?」

  听到了桦山提到爸爸的事,由纪的眼睛睁大起来。

  「因为由纪是超级可爱的关系,所以伯伯非常喜欢由纪。况且因为由纪的家里发生了巨变,要不要伯伯给由纪一份工作呢?这样的话也或多或少可以帮助妈妈的吧!」

  「真的?」由纪的脸上露出希望的神情。

  「对啊!每天放学後来这里工作两个小时,还有礼拜六礼拜天休假吧,所以从礼拜五的晚上就住在这里一直到礼拜一的早上再从这里去上学,关於这些事没有问题吗?」

  「其它的日子可以回家吗?」由纪有点担心的问到。

  「当然了,但是要在这里工作两个小时後才可以回去的。」

  「要做什麽呢?」

  「嗯嗯~有很多事的呦。譬如说要好好的听伯伯的话,如果这样也办得到的话,那由纪可以获得的代价是每个月的一百万元利息就全免了,而且每个月也还可以扣除十万元的本金。所以如果由纪辛苦的工作的话,过了三年就没有欠我钱了。到了念高中的时候,由纪和妈妈都可以自由了。」

  当然了桦山根本就没有要减少借金的,这不过是要诱骗由纪来满足自己的性欲的高明的骗术,他是这样盘算的。

  「工作是像伯伯对妈妈做的事一样的吗?」

  因为由纪似乎是看穿了自己的心事,这句话让桦山大大的吃了一惊,但是桦山却冷静的回应:「没错。」

  「真的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借金吗?」

  听到由纪战战兢兢的问到这麽大胆的事,桦山一时之间手忙脚乱了。

  当然由纪也是很不安的,但是这样一来多多少少的也就能帮助苦命工作的妈妈。

  连和男人约会都没过,也没有牵过手,更别说是做爱的这件事,但是在漫画书里面是有看过性交的画面的。自己的朋友们也有些已经有过性爱经验,这样一来也不必要作太多的抵抗了。

  虽然说在家里看见妈妈被*奸的时候,桦山是很恐怖的,但是现在他说话的时候却是很客气的,而且还一直担心自己家的债务问题,由纪认为桦山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人。

  在将来的不知道那个时後就会和某人有这样的体验的,如果物件是桦山也是可以的,少女心中这样的思索着。当然了要被桦山干的事是很讨厌的,但是这样做会减少借金妈妈也会变的高兴的话,事情就简单了。

  「当然了!」桦山点着头。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由纪用坚定的语调说着。

  这麽简简单单就说服由纪,现在换成桦山焦燥了。

  「由纪你可是每天都要和伯伯做爱的哟!」桦山试探性的问着。

  「我知道。」脸蛋上涌起些许红潮的由纪很快的回答了。

  看着眼前清纯的由纪,桦山内心思索着难道由纪是已体验过男性的经验吗?这样一想桦山接着问道:「由纪你已经有过和男人性交过了吗?」

  「没有!」轻轻的笑了起来。由纪大大的眼睛看着桦山这样的回答了。

  桦山觉得整个人都被吸进由纪的眼睛里了,心中想到难道眼前的少女是一个外星人不成。

  这个少女的年纪可是和桦山相差了一大节,对於快要被不喜欢男人干的事,少女却是轻松的笑着回答,应该不会这样才对。

  「伯伯可是要刺破你处女膜的呦,这样也可以吗?」桦山态度下流的问着。

  「可以的,由纪的处女就奉献给伯伯你。」说着说着由纪的脸红了起来。

  由纪是已经完完全全超过了桦山的想像之外了。

  「不会觉得讨厌吗?」

  「当然是不喜欢的。」由纪脸上挂着一种戏耍似的笑容说着:「但是,这样一来就可以还清债务的话,我也会很快乐。反正迟早也是要献给某个人的,如果伯伯喜欢我的话,请请伯伯你好好的疼惜我!」

  由纪刚刚在来的时候,坐在车里是说话都会带着不安的少女的,但现在的由纪却让人不能和那时的由纪想成同一个人,她变的很冷静。

  反正自己这方总是里屈的一方,在怎麽样也没有什麽大不了的,身体也不会少块肉,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念头,大概就是由纪现在的想法了吧。

  桦山心中思索着眼前这个讨厌自己的由纪,不由得感到一点扫兴的情绪。

  「好的,那现在就来做爱吧!」

  桦山从後面将手轻轻的放在坐着的由纪的肩膀上,瞬间由纪的身体微微的晃动了。

  就这样的桦山的手慢慢的摸到了小小隆起的部位。

  「啊!」的一声由纪的身体震动着。

  桦山从制服上半身的上面搓揉着胸前微微隆起的地方。

  「啊~啊~」地由纪的气息稍微的慌乱起来了。

  「很舒服是吗?」偷偷望着由纪脸色的桦山问道。

  「有一点点,可是有点痒痒的。」害羞的由纪眼睛几乎快要看不见了的望向了桦山。

  桦山肥厚的嘴唇便覆盖在由纪红色小小的嘴唇上,舌头来回舔吮着由纪的嘴唇,由纪自行张开了紧闭的嘴唇允许了桦山的舌头的侵入。

  惊讶之余,桦山依然持续的玩弄着少女的咪咪,舌头在由纪的嘴巴里面舔吮着。

  由纪也没有显出厌烦的样子,两个人的舌头滑溜溜的缠绕在一起。

  桦山放开了嘴唇,惊讶的问着由纪:「由纪你很厉害的。有体验过吗?」

  「在朋友的家里看漫画书时看到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伯伯不舒服的,好不容意的才有办法降低负债,让伯伯讨厌的话我就很麻烦的。」由纪勇敢的这样回答了。

  听到了由纪这样的勇敢答覆,桦山是快乐得不得了。

  桦山的手抓住了上衣的钮扣,一颗颗的解了开来。虽然诱人的纤细身体是露出来,但是小小的咪咪外面还是穿着一件邉有偷男卣盅谏w住了。

  桦山顺势的也将胸罩给脱掉了。

  比身体其它部分还要来的雪白的小咪咪终於露出脸。虽然在中心点的位置已经有了粉红色的乳晕,但是乳头到现在大体上还是没有发育出来,只不过是在乳晕的中中央一个小小凹凸的地方探出头来的程度而已。如果刚刚好由由纪的侧面看过去的话,乳头的部分就和富士山中的凹凸的地方是一样的。

  桦山粗糙的大手搓揉着由纪还很小又紧绷的乳房。

  偶然间指头像是挖地般的玩弄着未发育的乳晕,抓捏着小小的乳头,戏耍般的转动了指尖。

  桦山的手在由纪小小的胸部恣意的蹂躏着。

  「啊~啊~啊~」由纪的呼吸慌乱了起来了。

  在背後玩弄着由纪小小咪咪的桦山是打从心底里欢乐了起来。

  「好了,那现在伯伯要开始脱衣服了,由纪也要全部脱光,我们两一起全裸吧,可以吗?」

  由纪轻轻的点了点头後站了起来,脱下了蓝色的裙子。接着像是有点害臊似的看着桦山的脸後,一口气的脱下了白色的内裤。

  隐藏在内裤下面的是还没有长出阴毛的肥嫩耻丘,顺着耻丘下来的是有着一条深深的纵沟,这些地方现在正从由纪的下体里暴露出来。

  「还没有长毛呢?」桦山不经意的叫了出来。

  害羞的由纪轻轻的点头。

  桦山的手这时抓住了西装裤,连同内裤是一起脱了下来。

  又黑又粗怒张的肉棒就跳了出来。

  看见了这个东西,由纪瞬间将头转向後面,但不久後又很快的转了回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肉棒惊呼道:「男人的弟弟有这麽大啊!!」

  被人说出「很大」这样的一句话让桦山得意洋洋了起来,向由纪问道:「看到了男人的肉棒有什麽感想呢?」

  「感觉有点不好!」

  「但是那麽大,让你有不好的感觉的东西,从现在起可是进入到由纪的身体里呦!」

  「我知道。」

  虽然是说过了要尽量的让桦山高兴的话,但是对於由纪这样的配合的态度,桦山还是感到了迷惑。

  「但是在此之前要先来好好的调查调查由纪的身体。」桦山的手向由纪的身体伸了出来。

  桦山肥大粗糙的手指从由纪纤细的手腕间开始慢慢的向上延伸,经过手臂,肩膀而後在到腋下又滑了回去来回的抚摸着。然後再顺势的抚摸背後,接着从後面搓揉着咪咪。跟着也没有忘掉下体的地方,手指围绕着大腿根磨衬着,连脚指尖也不遗落的刺激着。

  这样的情况持续着,现在手指攀登上了小腿和大腿的後面,然後来到紧闭小小的屁股上面来回的抚摸着,手指尖刺激着屁眼。

  虽然由纪的身体已经全部的被触摸过了,但唯独有最宝贵的肉穴的地方,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到访过。

  由纪是乖乖的任由手指的蹂躏,但是不时的发出着「嗯嗯」的有感觉声音出来,身体也一抖一抖的抖动着。

  接下来桦山的舌头也像手指一样的来回舔遍了由纪的身体。特别是在乳房的地方更是仔细的含进了嘴里,舌头舔吮着乳晕,用舌尖挑逗着乳头,又用牙齿咬了起来。

  将舌头卷成尖尖的毫不客气的刺激着屁眼的地方。

  由纪身体没有被桦山的舌头和手指侵犯的地方就剩下幼嫩的肉穴了。

  舔完了由纪的全身後,桦山站起来向由纪发问:「舒不舒服呢?」

  虽然害羞但由纪还是轻轻的点头着。

  事实上在舔吮由纪的身体的时候,桦山的下半身已经快要爆炸了。

  桦山再一次的让由纪坐了下去,抓起了双脚打开成M字形。现在在桦山面前出现的是还没有发育完成的小阴唇,在丰满耻丘最饱满的部位下面有着一条深深的肉缝形成了向纵线一样的缝隙,这个就是由纪还未发育的性器。

  「会害臊吗?」桦山故意的问着由纪。

  红着脸的由纪点头着。

  「但是让伯伯好好的疼爱,这样可以吗?」

  被桦山询问着由纪又再一次的点头了。

  桦山的手伸向了丰满的蜜肉,用粗糙肥胖的手指推开了由纪的肉缝。被强迫推开的肉缝中间出现了粉红色色泽的黏膜。桦山的手指像小虫般的来回的爬行在由纪的肉缝上,手指尖潜进了粉红色的肉壁了。

  由纪抖动的身体僵硬了。

  「会痛吗?」

  「会的,但是没有关系的。」坚毅的由纪回答着。

  「但是由纪也有感觉了吧!」桦山看着被由纪爱液沾湿的手指说。

  「咿呀~」害臊似的由纪将脸转向背後。

  对於由纪的反应桦山很是高兴,同时持续的玩弄着由纪的年幼的肉缝。埋在肉缝里的阴唇被掏了出来,舌尖轻轻的舔弄着阴唇,身子向後仰的由纪身体摇晃着。

  不断玩弄由纪的桦山开始舔吮起由纪的肉穴了。

  由纪的爱液味道是很可口的但多多少少带点酸味。

  桦山的手指和舌尖不断探索着由纪隐藏着柔软蜜肉,接着抬起头来说:「那麽,我就要进去了呦!」

  由纪露出了一种比到目前为止更努力的表情轻轻的点着头。

  桦山的龟头贴在由纪的肉缝上,有了相当觉悟的由纪身体紧绷着。

  龟头推开肉缝进入由纪黏糊糊的黏膜里,带着一大堆感触下全部的龟头终於挤进由纪的柔肉里,此刻是一扇长久封闭的大们被推开的瞬间。

  「痛!」情不自禁的由纪叫了出来,脸上露出了扭曲的神情。

  看见了因为痛苦而脸扭曲着的由纪桦山是更兴奋了,但是由纪却误会了脸上露出兴奋表情的桦山是在担心自己所以跟桦山说:「没有问题的,请进来吧!」

  桦山抓住由纪的肩膀没有再多做些摩擦的抽送,一口气的将力量灌注在肉棒上,长驱直入了。

  龟头被紧紧的捆绑着同时感受到处女膜被撕裂的感觉,桦山的肉棒是一口气的被吞没在由纪的肉穴里了。

  「好痛啊~~」简直就像是身体被刺刀贯穿般的痛苦,由纪尖叫了起来,但是桦山却沈溺在由纪肉穴里传来的紧紧的束缚的滋味。

  母亲成熟果实般的滑嫩的感觉是不错的,但是强行的吃下青涩的果实,紧绷的感触却是最棒的了。

  对於用自己的肉棒能够吃下这样的青果子,那是三年多前才会发生的事情,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被紧紧束缚的感觉,光是这样一想桦山就觉得快要射精。

  压住了因为痛苦而身体僵硬的由纪,桦山快速的挺动着腰部。

  因为小小的肉穴被桦山勉强的强行挤压开来,在巨大的肉棒抽动下由纪的肉壁也因为摩擦而被扯动着。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痛苦而发出惨叫声的由纪,到了後来牙齿紧咬着嘴唇拼命的忍耐着。

  桦山的动作停下来了。

  在肉棒抽送的邉右餐A讼聛恚?杉o的肉壁反复的一缩一放着。

  因为意识到了桦山停下了抽送的动作讶异的由纪看着桦山。

  「已经快要出来了,可以射在里面吗?」对着拼命忍耐可怜的由纪桦山故意的这样问道。但是出乎意料的从由纪的嘴里传出了这样的回答:「可以啊,请射在里面吧!」

  吃惊的桦山看着由纪的脸。

  「我还没有开始有生理期……所以喜欢的话就请射在里面吧!」用着少女的可爱和美少女的诱惑般的最佳的笑容由纪是这样的说着。

  桦山紧紧的抱住了由纪开始激烈的挺动着腰身。

  「呼~呼~呼~」

  两个人的呼吸完全混乱了。

  由纪也一直拼命的忍耐着痛苦,但有时候也好像是因为有了一瞬间的快感而发出了可爱的快乐声音。

  桦山继续的挺动着腰身。

  噗嗤噗嗤地响起了巨大肉棒摩擦着小小肉穴的声音,「碰碰」的拍打声是两个人身体撞击的声音,这些声音回荡房间里。

  平常就已经很紧绷了,这时候被由纪的肉穴紧紧的束缚着桦山的肉棒是更加的粗大了。

  桦山更快速的的来回抽送着,同时也享乐在由纪身体里的感触。

  「啊啊啊~~」

  桦山的气息更混乱了,桦山知道了自己已经快要射精了,为了在由纪的更深处发射,硬生生的把龟头的最前端像是要埋进子宫壁似的,肉棒在由纪的身体里抽送了起来。

  当然是知道的没有生理期的话是不会怀孕的,但是即是再深一点也好的也要用自己的精液弄脏由纪深深的地方。

  最後就像是要流进子宫般的桦山终於在由纪的身体里发射了。

  肉棒向紧紧的肉壁推了进去,一滴也不留的全部注射进去了。

  「哈哈!」

  大大的吐了口气後,桦山将肉棒从由纪的幼小的肉缝里拔了出来。

  随着「啵」的一声下,比「白色」还要更浓略带点黄色的精液从由纪的肉缝里冒了出来。仔细观看的话会发觉不光是精液而已,里面还混杂着处女膜破裂的时候所流出来的鲜红色的血液。

  「你真的是一个处女!」

  「伯伯你不相信吗?」由纪有点生气的说。

  「没有,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慌张的桦山修正了自己的话。

  「但是感觉很舒服的。」由纪高兴的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说:「那麽从现在起如果由纪来做为伯伯性交的物件的话,借金就可以减少了吗?」

  这件事本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说好的,但是早先的时候桦山是想要欺骗由纪的,但是和这麽可爱的对象性交的话就算是减少了借金也是可以的,桦山的心中这样的想着。

  「对啊对啊,但是你可要每天都来让伯伯干的呦,此外也绝对不能和别的男人做爱的,如果是和别的男人干的话,借金可是要加倍的计算哟!」

  桦山开始迷恋起有着和自己孙女一般年纪的少女而感到了快乐。

  「好的,我一定会保守住这个约定的。」由纪微笑的说着。

  这个微笑让桦山又开始兴奋起来说:「那麽,现在再来做一次!」

  由纪吃惊的问道:「是现在吗?」

  桦山点了点头。

  由纪也有点吃惊的笑着说:「可以啊,只要是伯伯喜欢什麽事都可以。但是现在我还很痛的,如果可以温柔点的话我会更高兴的……」

  没有听完由纪的话,桦山就将由纪推倒了,很快的第二次的插入又开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