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系列之一『女警的淫夢』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淫女系列之一『女警的淫夢』
淫女系列之一『女警的淫夢』
(一)女警?春梦?浴室
  幸华是名女警,在台湾十分少见的女警。
  她的面容十分美丽,身材也是上佳,只是浑身总带着一股冷漠的气息,令许多想追求她的警员感到难以接近。
  「冰雪美人」,这是大家私下给她的封号。
  幸华除了人漂亮之外,办事的效率也是一流,侦破许多困难的案子,受到上级的表扬及奖励不计其数。
  现在,幸华已经下班回到家,换上了宽鬆的衣物,躺在沙发上休息,一手轻握着盛着一些鸡尾酒的杯子,缓缓倒入口中。
  幸华仰天吁了一口气,全身都放鬆下来。
  她好爱鸡尾酒。
  电话忽然响起,幸华一手接起电话,话筒的另一端传来熟悉的女声。
  「华,我是玲,妳这个星期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那家新开的××百货好不好?」
  这是幸华的大学同学,名叫范允玲,现在在CRW航空公司当空姐。长得也不算差,但直到出了社会还是一副小孩性格,令人担心她是不是会不小心给人卖了。
  听到老同学的声音,幸华不禁露出了笑容。她将高脚杯放在桌上,拿起纸笔答应道:「好啊!几点在哪里碰面?」
  「十一点在OO街的电台门口好不好?」
  「可以。」幸华写下时间地点:「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就这样,BYE。」
  「BYE。」
  挂上电话,幸华又喝了口酒,忽地感到一股睏意袭上心头,索性闭上眼睛,任由睡神将自己带入梦乡。
===================================
  清晨时分,小公园中已有许多早起运动的人们,幸华也是其中之一。
  幸华一直认为运动是保持体力的最好办法,她每天早上都固定绕着这个小公园慢跑四、五圈后才回家换衣服上班。
  慢跑完,幸华缓步走回家中,拿出钥匙开门。
  她褪去身上的衣物,走进浴室。
  在幸华走进浴室后,大门的门锁忽地跳开,一道黑影放轻脚步偷进了幸华的家中。
  拿起莲蓬头,幸华正待沖水时,忽然一双粗犷有力的手从背后搂住了她纤丽的腰枝。幸华一惊,拿着莲蓬头的右手下意识往后一个肘撞,没想到打在男人身上,男人却似不痛不痒,双手开始四处游走,往上探至幸华白嫩的双乳,指尖逗弄着少经人事的粉红乳首。
  「住手!住手啊!」幸华又羞又怒,猛地使力一挣。
  不想男人却是丝毫无动于衷,双臂如铁般紧紧困住幸华,一手继续挑逗着乳尖,另一手却往下滑至大腿之间,在乌黑茂密的丛林上缓缓画着圈子。
  女人最私密的地方遭到了侵犯,幸华全身如遭电击,「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双腿一软,身体向前一倒,右手不小心压下了莲蓬头的开关,置于高处的莲蓬头立刻尽职地洒下了水。
  美丽的女警全身湿透,双手反射性地撑住地板,结果浑圆的臀部向后翘起,阴户和菊穴暴露在男人的面前,形成淫秽的姿势。
  男人趁胜追击,一手仍是握住乳房揉搓,另一手解开裤档现出灼热的铁棒,并穿过幸华的腿间,在女警送上门来的阴穴口轻轻地顶住。
  感受到男人的火热铁棒顶住穴口,幸华的身体违背意志地沉醉在官能的快感中,丰嫩的双臀放肆地摆动,带给男人的肉棒难以言喻的刺激;紧合的私处渐渐敞开,氾滥的蜜汁泊泊地顺着大腿的曲线滑落;娇嫩的乳尖彷彿在嘲笑幸华愈近坍塌的理智般挺立。
  「觉得如何啊?很舒服吧!女警官。」男人的厚唇贴向美丽女警的小耳,说出挑逗的话语,舌尖轻舔着敏感的耳垂。
  「……禽……兽……谁……舒服……了。」
  幸华全身一阵颤慄,爱液更是源源不绝地从蜜穴涌流而出,却仍旧苦苦撑持着尚未完全沦陷的一丝清明。
  「嘿嘿!那么这是什么呢?怎么会湿成这样?」男人忽地将手指插入早已溼透的秘穴中,不停地搅弄着暖热的肉壁,一边说着奚落的话语:「啧啧啧,流这么多淫水的还真是少见,想不到堂堂的女警官也可以湿成这样子,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胡……说……」幸华辛苦地喘着气,勉力反驳,阴道却与像与她作对似的紧紧地夹住男人的手指。
  「诚实地面对自己吧!女警官。」
  男人加强搅弄的力道和速度,一阵又一阵的快感自湿漉漉的阴户传至幸华的大脑,神智的堤防终于被慾望的浪潮冲垮,动人的樱唇吐出愉悦的呻吟。
  「啊……啊……好棒啊……那里……好棒……啊!」
  「我的技巧如何啊?评个分吧!警官。」男人手指抠弄着肉壁,嘴上问着淫亵的问题。
  「啊……啊……是……是……」敏感的嫩肉被玩弄的快感让幸华几乎说不出话,遑论其他。
  男人故意放慢速度:「快说啊!」
  「啊……啊……是满……满分……给我……给我啊……」受不住下体的骚痒感,幸华大叫着说出令人无法置信的话语。
  「很好,诚实的人可以得到奖励。」
  男人又再插入食指和无名指,三根指头一起在肉穴中翻转,带给女警无比的快感。
  「啊……啊……不……不……行了……要去了!」
  幸华光裸的身躯一阵抖动,软瘫了下来,滚热的阴精顺着男人插入穴中的手指激射而出,飞溅在地板的磁砖上。
===================================
  当幸华睁开眼睛时,她仍旧躺卧在沙发上,但是全身大汗淋漓,衣物被扯得乱七八糟,胸罩几乎被拉脱,连粉嫩的乳头也露出;黑色的蕾丝内裤被流出的淫水浸得湿透,在沙发上遗下一滩水渍。
  更甚者,她的左手竟是三根手指隔着内裤插入阴户中!
  幸华叹了口气起身进房,缓缓脱下被汗水和爱液濡湿的外衣和贴身衣物。走入浴室扭开开关,任由洒落的水流打在身上。
  已经不知有过几次了!她总是会梦见自己在各种不同的地方遭受到男人的侵犯。在厨房、在公厕、在草丛、在溪边,甚至于有一次她竟梦到她在上班时间,就在警局的走廊上被自己逮捕的囚犯们一个接一个地贯穿,不断地达到狂乱的高潮,在陌生男人的性技下洩出了女性的玉液。
  『……难道我真的是淫乱的女人吗?……在那样的情况下都能高潮……』
  回想着梦境,幸华的脑中感到燥热,纤纤素手不自觉在美丽的胴体上来回轻抚,眼神迷濛。
  「啊……啊……好……好……啊……」
  在自家的浴室中,待人冷淡的女警用她的双手抚慰着自己曼妙的曲线。她大力地搓揉着丰硕盈满的乳房,指尖插入了淫湿的穴中,抠弄敏感的阴核,欢愉的淫汁不断地自穴口涌出。
  「哈啊……啊……那里……啊……啊……啊……啊……」
  素白的玉指激烈地挖弄着肉缝,豔光四射的女警渴望着男人的阳具。
  『……什么都好……快来……我要……』
  受到潜意识的淫蕩念头驱使,幸华拿起卡在壁上的莲蓬头,不顾一切插入了阴户,上下抽动起来。
  「太……棒……了啊……好哥……哥……好……强……啊!」
  清冷的水流喷洒在暖热的肉壁上,美丽的女警眼前彷彿见到男人粗大的怒棒正在氾滥的淫洞抽插,大声地叫出淫语,双手抽动的速度不断加快,每一次的抽出都带出四溅的爱液,飞洒在地板上。
  「不……行……了……好……好……棒……要……要去……去了!」
  光滑雪白的躯体一阵痉挛,肉壁紧缩,热烫的阴精自花心倾洩而出,随着掉落的莲蓬头溢出秘唇,沿着水嫩的肌肤滑下,直流至纤细的足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