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波霸的惡夢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小波霸的惡夢
小波霸的惡夢
自从波霸X小姐成为城中风头最劲的女人之后,带给不少女性也吃香起来。当然,这些女性也必须和波霸一样,有一双巨大的乳房。
  爱玲便是其中之一。
  她年纪不大,只有廿三岁,但胸前的双峰至少也有三十七吋!因此被亲朋冠以「小波霸」的称号。
  对此,爱玲并不反感,叫得多了反而有点飘飘然的,但她在欣赏自己的声名之余,却有点后悔自己这么早就结婚,如果这时自己还未结婚的话,大有可能在大批追求者中,挑选一个有钱有面,嫁入豪门之中!
  不过,她在两年前嫁给了阿坚。
  阿坚是个装修工人,与她本来也算是门当户对!爱玲是个工厂妹,而阿坚月入二万多元,爱玲在嫁他之时,是欣赏他的男子气慨,同时也欣赏他月入不俗,绝不会让她捱饿。
  阿坚十分欣赏她的身材,认识了不久后,就向她施展强烈追求,出了不少绝技,终于把她追到手。
  阿坚名符其实,在床上是又坚又强的英雄,在床上杀得爱玲叫苦连天。爱玲天生对性方面要求不强烈,可能是年纪尚轻,未到真正享受性爱的年龄,故阿坚的表现对她来说,有时感到吃不消,认为有少许过度。
  不过,人总是有缺点的,阿坚对于烟酒、赌、女人,所有男人的嗜好都精,做爱时时常满口烟酒味,使她相当困扰。
  爱玲为了他玩女人的事和他吵过几次架,后来也习惯了。
  爱玲认为阿坚的行为还算是可原谅,因为他只是在外逢场做戏,并没有刻意在外面结识女朋友,或者金屋藏娇。
  这一晚,她向阿坚严重抗议,说在床上跟她做爱时,绝不许他的嘴巴有烟酒味,如果喝了酒,这一晚他就得吃自己了!
  当人人都在谈论她有做波霸的本钱时,人事部的经理也认同了。
  她本来只是製衣部的一个小小车衣员,现在却把她调到人事部去,专门负责接见求职的工人,而她更负责接见男工。
  她的加入人事部,使人事部的聘请成绩突然上升,据说,那些年轻的工人给爱玲的美色吸引,不再多作挑选,就签约上班。
  人事部经理给了爱玲一笔特别赏金,还说他有一位朋友是电视导演,有机会介绍给她试镜,试一试做明星的滋味。
  爱玲听了心花怒放,这时对于男同事的藉机揩油也就无所谓了。她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变了,似乎也充满了希望和阳光,前途光明。至少,阿坚也变得比较听话,连抽烟也要偷偷摸摸的,不再像以前的大男人主义了!
  不过,阿坚可不知道,有许多人正在觊觎着他的私用品。
  由于爱玲的知名度,许多男士都垂涎欲滴,其中比较有势力的,是人事及公关经理朱叔。
  这个朱叔是老闆的亲戚,他自从把爱玲暂调到人事部去之后,有目共睹,傲人的成绩突飞猛进,于公于私,他都要把这个小波霸据为自有。于是他开了一个职位给爱玲,并大幅度给她加薪,职位是公关招募部经理。这是一个相当高的名衔,加薪的幅度达百分之九十。爱玲开心之余,对朱叔千多万谢。
  不过,做了公关招募经理,就要付出多些服务。招募工作通常都是在日间进行,但公关工作却都要在晚上和客户联络。由于工作需要,很多时候爱玲不能回家给阿坚煮晚饭。为了赚钱,何坚也不会提出抗议。问题却是,她做的是什么公关?
  她对丈夫说得很好听,通常是在客户的办事处开会,或是吃饭之类的。事实上,无论她在哪里开夜工,都是生招牌。有她在的场合,由于她双峰插云,通常都是轻鬆的场合,客户们谈笑甚欢。
  爱玲对自己的身材越来越有信心,因为客户们都要讚叹的眼光欣赏她,也把她讚得天上有地下无。爱玲给客人揩油揩得多了,也变得无所谓,有时甚至故意用自己的巨波顶一顶客人,然后欣赏那人失魂的样子。
  在朱叔的安排下,做成了一笔生意,她还可以分些佣金,爱玲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妨利用自己的美色去多赚些钱。
  朱叔正在想办法去享受一次爱玲的矫躯。他施了一个诡计,就是带她到台湾谈生意,去的时间是两日一夜,由于去的时间短,何坚没有抗议,爱玲也不疑有他。
  不过,到了台湾,只跟客人谈了几小时生意,跟着就是去游山玩水的时间。
  朱叔带了爱玲玩了一天,双方都疲倦地回到酒店房间。
  当爱玲睡得很熟时,开始发着绮梦。她梦到阿坚玩着她那丰满的乳房,他的手法很细腻,与平日不同。平日阿坚只是三扒两弄地,便脱去她的乳罩,展开肉搏战。不过这次不同,阿坚在轻轻抚摸,玩遍了她双峰的每一细胞,还在乳尖处流连不已,又用口吮她的乳头,还不时轻咬乳尖,把她弄得难以忍受,不断地扭动娇躯示意对方快些入港,忽然阿坚改变了目的,竟用嘴舔弄自己的三角地带。
  这更加是从来未发生过的,因为阿坚一向不会这样做。她在对方嘴巴的挑拨下,扭动得更加厉害了,大力一撞之下,扫倒了阿坚,仆在她的小腹上,也把她撞醒了。
  她醒过来时,发现倒在小腹上的竟是朱叔,他这时正狼狈地弄出沾在嘴巴上的阴毛。爱玲「哗」地叫了一击,朱叔立即抢回桥头堡,把嘴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她挣扎着,但怎样也不能离开他已经抢佔的位置。
  舔呀舔的,爱玲终于忍不住了。她初时是拼命反抗,不过后来的扭动明显是放软了身体,她已经很湿很湿,而且已有一次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朱叔看準了时机,腾身而起,用最快的方法攻佔了她的方寸之地。
  爱玲虽然仍在抗议,抗议朱叔的乘虚而入,不过她只是口头上的反对,并没有用行动去赶走这只闯进来的怪物,反而不时地挺高臀部,双手紧抓着朱叔的肥腰,一起作配合。
  朱叔知道已经成功,于是施展他的工夫,慢条斯理地享受起来。爱玲给朱叔好好地餵了一顿之后,撒娇地问他为什么可以闯进来,原来朱叔在两连房间的隔门做了手脚,门根本没有销,就偷偷上床了。
  爱玲经过这一次的偷情,在喘息过后,并没有把他赶回房间,而是由朱叔搂着她入睡。爱玲一生只跟一个男人做过爱,这次换换口味,那新鲜刺激感还未平复,一时不能入睡。
  爱玲想了许久,这样就给了朱叔,实在不值,于是故意放声大哭,把他从酣睡中哭醒。朱叔看她哭得如梨花带泪,连忙取出已经预备好的一叠钞票,送给爱玲,说这是董事会送给她的额外佣金,以多谢她对公司的贡献。
  爱玲见到那一叠钞票,破涕为笑,娇嗔地骂朱叔乘人之危。朱叔把她搂着热吻,跟着又和她捲土重来。
  这一次,两人都没有心理负担,玩得更加尽兴,爱玲更是从未试过,做爱可以有这么多的花式,可以有这么样刺激的享受。
  跟朱叔偷情过后,爱玲有种犯罪感,她回家后拼命地洗澡,把身上第二个男人的气味抹乾净,似乎这样便可以稍微平复自己的犯罪感。
  阿坚在晚上临睡前,缠着爱玲,一定要和她行鱼水之欢,即使她诸多推辞,但是心理还是有余悸,如果让他在硬闯时发觉已有男人到过这个地方,可能会把她斩成两段。
  爱玲与朱叔搭上之后,觉得对不起阿坚,事实上,阿坚餵得她很饱,她没有必要背着他偷情。对爱玲来说,和朱叔的偷情,对她的好处是有一大笔的额外收入。
  这一晚,朱叔特别叮咛爱玲,叫她打扮娇艳点,最好穿上又薄又窄的衫,显露出自已的那一对傲人的巨波,因为有一个大客户,已经约了晚饭,还牵涉着一宗重大的合约,如果成了这生意,她最少可以赚十万元。
  爱玲见他说得那么紧张,所以在下午特地去洗头,然后回家盛装打扮,依时赴约。
  晚饭的地方是一间酒店的餐厅,只有朱叔和那客人,客人叫张先生。
  晚饭时,双方绝口不提合约的事,只有风花雪月。爱玲在客人的相劝之下,饮了不少酒。饭后,大家上酒店的房间谈生意。
  那是一间很大的套房,张先生老实不客气,换了睡袍后才和他们谈。爱玲无意间看见张先生的睡袍内突出一个大肚腩,这时她才发觉他竟然真空上阵,睡袍内什么也没有。这还不止,窥见的不止是大肚子,还见到大肚之下,有一条活生生的武器,而且还是在备战的状态。
  爱玲怪尴尬地坐在沙发上不知如何是好。张先生把自己的身体依在沙发上,睡袍下摆散开,显现了一个拱起物。
  忽然朱叔站起来,说赶着回公司去拿一份文件,叫爱玲一定要等他,跟着就把一张字条塞在她的手中,开门而去。
  爱玲向张先生一笑,入洗手间去,打开那张字条,上面是朱叔写的字:「对方任何要求都要接受,千万不要弄丢了合约。」
  爱玲不知这字里的含意是什么,从洗手间出来,仍然是茫然不知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
  张先生把公事包放在自己的膝上,忽然从里面取出一叠钞累,说是送给她的见面礼。他坦承是倾慕爱玲的声名,愿意重金一亲芳泽,已经获得朱叔的同意,说完他就飞扑过来。
  爱玲还来不及闪避,已经给张先生紧紧地握住了双峰,他老不客气地隔着她那性感的低胸衫,匆匆地把自己的头埋入她的乳沟之中。
  爱玲心想:「这个人为什么这么飞擒大咬,他说已经得到了朱叔的同意,那么,是朱叔出卖了我?」
  爱玲这时手上正拿着那一大叠钞票,她没有手推开对方。要放弃这一大叠钞票,不是太笨了吗?
  她正犹豫着的时候,张先生已经把她的上衣推高,乳罩也往上推,嘴巴拼命地吸着她的乳尖,一双手则伸向她的裙下。爱玲娇叫着,发出轻微的抗议,不过她只做出轻微的抗议,因为她始终没有推开过对方,一方面她有所需要,另一方面也是钞票在作怪!
  相反地,是张先生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她软软地直躺在沙发上,张先生不断地吸着她的乳房。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他已把睡袍丢开,大肚腩下跃出致命的武器。虽然他已经在作战状态,不过可能由于肚子太大,相比之下,那个地方就显得很渺小。
  他蹲在沙发旁,翻开了爱玲的裙子,在她的大腿附近拼命吸吮。爱玲在化粧时顺手在大腿间也喷上了点香水,这种香水味混合着汗水和那地方的特殊气味,张先生显得十分欣赏,他对爱玲称讚不已,并开始脱下她的衣衫。
  爱玲这时仍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听朱叔的吩咐,后来转念一想,这个肥佬身材这么细小,相信功夫一定不怎样,如果只要两三分钟就解决了,她就决定接受这次的安排。
  给脱光了衣服之后,她给张先生半推半就地抱上了床,张先生站在床边,爱玲只感到他向前一滑,小龟头便滑了进去。她觉得应该有少许的商业道德,于是轻快地扭动身体,谁知她一扭动时,张先生已经忍不住了,一下子便倒在爱玲的身上了。
  一个大肚腩压着爱玲的乳房,那重量相当厉害,她乘机呻吟了一下,不过张先生已经不能再动了。他大概也觉得自己太快了一点,未能享受到箇中滋味便失手,所以慢慢地倒在床上休息。
  爱玲算了一下,就有几分钟就赚了这笔生意,这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为防止他在休息后捲土重来,爱玲决定快速离去。她撑起身子,这时一对巨波又在张先生的眼前晃动,好像两个大吊钟。
  她问张先生是否要休息,如不介意,她便要离去。张先生点点头,于是爱玲便穿衣离去。到了酒店大厅,她立即打电话找朱叔,準备大骂一顿,不过找不到他,只好赶回家去沐浴。
  爱玲在事前已经仔细收拾一遍,不过一见阿坚,她的犯罪感又涌起。
  阿坚问她为什么打扮得这么惹火,是否去走私,爱玲则顾左右而言他。
  阿坚给她的性感衣服弄得性起,扯着她硬要当场做爱,她推不掉,衣服很快地被脱光。爱玲真害怕阿坚发现这地方刚刚有人玩过,幸好阿坚已经把他的鸡巴放了进去,并没有仔细查看。
  刚才给张先生胡搞了一顿,草草收场,现在幸好有阿坚来接替,她玩起来觉得份外陶醉。
  翌日上班,她向朱叔兴师问罪,朱叔警告她不要在办公室说这件事。
  放工后,她痛骂了朱叔一顿,但朱叔说约已经签了,她又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佣金,爱玲当场转怒为喜。在朱叔的半哄半推之下,两人又到附近的饭店去玩了一个多小时。
  过了两天,朱叔又直接了当地问她说,张先生又出价一万元再玩她一次,问她是否接受。爱玲几乎立即答应,因为那一万元实在很容易赚。
  她依约来到了那酒店,这时她有种做应召女郎的感觉,自己有如送上门的下卖。但不容她再想,因为张先生已经开门迎客,迫不急待地把她搂入怀中,一张嘴巴伸向她的乳沟之中。
  这一次她要表现出商业道德,所以尽力地去服侍张先生,她的温柔体贴,使张先生讚不绝口。最厉害的是「烫功」和「贴功」,她的大波和大腿,磨擦着张先生,欲使他出师未捷身先死。
  当她的玉指按着他的小龟头时,他已经控制不住了,喷了她一手的淫液。当然,她不能就此告辞,于是花尽了不少心机,让张先生可以真的销魂。张先生的表现同样是快而準,还未热身,爱玲就已经知道他已玩完了。
  经过这一次正式接客后,她连自己的心理压力也打破了,她觉得即使真的做应召女郎也不妨,如果每次都可以收一万的话。于是,张先生成了她的第一个熟客,两人一个月至少聚会二次。
  本来,她的应召是不必扩充的,因为她已经赚了不少钱,不必再这么作贱自己。 可惜的是,她犯了一个毛病,就是贪心,她赚来的佣金交给朱叔代为投资,庚。 初时确也赚了不少钱,后来却欠下了朱叔一身债。
  在朱叔的压迫之下,她成了皇牌明星「小波霸」,不少客人都慕名来找她一亲巨波。朱叔的手下有皮条客,负责替爱玲拉客,在客人的眼前,她也以波霸自居。
  女人都是有两个乳房、一个下体,但是,她有「小波霸」的招牌,年纪也不大,自然客似云来。
  此时,爱玲的作风和打扮,都以一个女明星的身份出现,当她给客人压着拼命干时,客人对她流露出的火炽,那种爱慕和想把她吞下的眼神,使爱玲觉得陶醉极了,在床上,她严然觉得自己更胜于真实的大波霸。
  由于床上赚钱容易,她便不屑再上班。对于阿坚,她更加不屑,他只是个三行佬,辛苦地工作一个月,未及她在床上摇动几下的收入,所以和他分手了。
  爱玲整个人变了。由于要学习和把自己视做女星,她连女星的嗜好、性格和滥交等都一一学尽。结果是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去得容易,炒股票外汇的结果,是大赌特赌,越输越大。
  而她的作风,也得罪了不少恩客。有几次还险给客人毒打一顿,结果又要朱叔去把事摆平。
  最近,「小波霸」不再出来接客,爱玲似乎在空气中消失了。原来不幸的,她不知从哪个客人身上染到一种怪皮肤病,全身生小疮。这些小疮可不是性病或爱滋之类的,而是顽固的皮肤癣,令人望而生畏。
  在她高耸入云的乳房上,就正好生了一块大癣,经常痕痒令她难以忍受。而那些患处又红又黑,当然不能以这种癣见人,所以她立即恢复原形,静静地入到新界一间小製衣厂做製衣工人。
  她不得不用乳罩把自己的乳房紧紧地包紧,最怕人讚她好波,也怕有人认出她的真面目。
  回想这两三年的经过,她觉得自己有如做了一场恶梦。她甚至觉得,是一双豪乳害了她,如果不是有一双豪乳,又怎会有这两年来的惨痛经过?
  因此她如今最反感的,就是「波霸」这两个字。